Board logo

Subject: <一派胡言>缺德龍友影雀變殺雀 [Print This Page]

Author: VRII    Time: 27/02/2012 09:31     Subject: <一派胡言>缺德龍友影雀變殺雀

亂噏當秘笈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amp;art_id=16105979

【記者盧勁業報道】隨着數碼單反相機普及,愈來愈多龍友為「藝術」而罔顧公德,不少龍友帶同蟲餌誘拍攝過境的珍貴候鳥,有生態專家指這樣除令雀鳥離開牠們慣常的活動範圍、改變其覓食行為之餘,更可致其死亡。

「小鱗胸鷦好快變家禽」

近日有網友張貼龍友用蟲引雀拍攝的相片,惹生態愛好者公憤,已有 3,000多人次點擊。相中 20多名穿迷彩服裝的攝影愛好者,拿着長鏡頭瞄準斜坡。網友 littlelittle說:「大埔滘咁大,佢哋點知隻雀會係嗰度現身?」後來他聽到有電子發聲器播出雀聲,隨着有人在膠盒中拿出幾條蟲後爬上斜坡,放在木頭上,不消兩分鐘,果然有雀鳥來覓食,快門聲音隨即響起。
據生態攝影愛好者表示,這些龍友是為拍來港過冬的小鱗胸鷦(眉鳥)而來,在他們不停餵食下,「隻小鱗胸鷦好快會變家禽,佢遲啲會以為聽到雀聲就係叫開飯」!亦有網民擔心小鱗胸鷦是在樹林地面活動的隱蔽鳥種,一旦習慣走出開揚地方,很易成為其他動物的美點。
香港大學生態學及生物多樣性學系助理教授侯智恒博士直言,「生態攝影價值在於捕捉到難能可貴一刻,人人都有嘅相,咁有乜意思」?被餵的候鳥可能因此離開原本的棲息地:「可能遲咗離開香港、遲咗生蛋,同時令佢哋警覺性下降。」
香港觀鳥會前主席張浩輝則指「龍友餵嗰啲通常都係遷徙鳥,未聽過啲雀會食到唔捨得走。但始終啲雀自己搵食,家有人負責埋佢哋食物,有可能會改變佢哋習性」。
張浩輝表示,過往聽過有龍友將蟲仔用針釘樹上,結果雀鳥連針帶蟲吞下亡。張浩輝解釋,龍友很多時希望在光線足夠、構圖美觀的構圖下拍攝而引雀。

違《野生動物保護條例》

負責管理郊野公園的漁護署表示,如果餵雀令雀鳥受傷,是違反了香港《野生動物保護條例》。該署人員過去曾經發現個別攝影人士在大埔滘自然護理區內以蟲餌誘拍雀鳥,已即時勸喻他們停止。
Author: Godwin-C    Time: 27/02/2012 12:35

釣魚又點睇法呢 ??????????
Author: Sze    Time: 27/02/2012 13:32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VRII at 27/02/2012 09:31

<一派胡言>缺德龍友影雀變殺雀

亂噏當秘笈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amp;art_id=16105979

【記者盧勁業報道】隨着數碼單反相機普及,愈來愈多龍友為「藝術」而罔顧公德,不少龍友帶同蟲餌誘拍攝過境的珍貴候鳥,有生態專家指這樣除令雀鳥離開牠們慣常的活動範圍、改變其覓食行為之餘,更可致其死亡。
資料分享: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1999年禁止餵飼野生動物公告》

台北鳥會討論區 - 可憐的鳥兒 (add Eng. translation)


更多有關鳥攝倫理問題的文章分享:

自然生態攝影的倫理

生態攝影的道德倫理(兼談餵食與鳥音回播)

剪樹、放餌、摘鳥巢… 促嚴懲缺德攝鳥族

野生雀鳥的十個 "苦"!Part02 無處容身及家無寧日,(第三期,第19-23頁)

[ Last edited by Sze at 27/02/2012 23:16 ]
Author: Sze    Time: 27/02/2012 14:24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UCLA at 27/02/2012 12:35
釣魚又點睇法呢 ??????????
要睇下釣魚人本身的心態是怎樣,如果釣來是為了食用的,那就不能跟上文相提並論,而是要以"食葷或是食齋,食葷是否殘忍?" 的層面去討論,那便另請在其他適當的討論區再作討論。
如果釣來不是用來吃,而只是釣佢上黎又掉返落海(累條魚要無端端同你玩扯大纜,仲要個嘴都俾魚鉤弄損,落返海隨時因體力已過份消耗而成為其他生物的獵物。),又或者只是想折磨佢,再又或者純粹餵魚作觀賞用途(自己睇或者俾遊客睇),這些非為生存所必要做的事,我是不贊同的。

[ Last edited by Sze at 27/02/2012 14:42 ]
Author: ying    Time: 27/02/2012 21:10

個諗法真係.............只有負面,唉!
釣到魚掉番落海,其中一個原因係條魚未夠法定呎吋,要掉番落海等條魚有機會再長大。
做人都可以正面啲諗嘢嘅,唔係會好辛苦架。

[ 本帖最後由 ying 於 27/02/2012 21:22 編輯 ]
Author: ying    Time: 27/02/2012 21:19

'大埔滘咁大,佢哋點知隻雀會係嗰度現身?'單係呢句就知講果個真係好叻!

鳥會同寅,實在大小看你們了!

[ 本帖最後由 ying 於 27/02/2012 21:33 編輯 ]
Author: HFCheung    Time: 27/02/2012 23:09

"網友 littlelittle說:「大埔滘咁大,佢哋點知隻雀會係嗰度現身?」"

未知此網友是否鳥會代表,可能只係路人甲。
Author: Sze    Time: 27/02/2012 23:18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HFCheung at 27/02/2012 23:09
"網友 littlelittle說:「大埔滘咁大,佢哋點知隻雀會係嗰度現身?」"

未知此網友是否鳥會代表,可能只係路人甲。
此網友不是鳥會代表, 只是一名路過當地的生態愛好者.

[ Last edited by Sze at 27/02/2012 23:20 ]
Author: Godwin-C    Time: 28/02/2012 00:10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Sze at 27/02/2012 14:24


要睇下釣魚人本身的心態是怎樣,如果釣來是為了食用的,那就不能跟上文相提並論,而是要以"食葷或是食齋,食葷是否殘忍?" 的層面去討論,那便另請在其他適當的討論區再作討論。
如果釣來不是用來吃,而只是釣佢上黎又掉返落海(累 ...
假如  鳥攝者改為釣鳥者  咁事件便容易解決了
Author: fkm    Time: 28/02/2012 01:19

Quoted from a mainland forum, by coincidence, just posted today!
Quote:
我发现大概是由于中国的专制传统太长、太深,自由观念根基太浅,很多中国人都有潜在的专制倾向,好象理解不了不同的价值可以共存,总认为有一个绝对的真理,而且是在自己一边的,如果有什么差异,对方总是错的,由于缺少自由和宽容的气氛,很容易发生争吵,大陆和香港“蝗虫”、“狗”的对骂只是最近的例子罢了。
    到我开始研究中国近现代史,更加感到毛骨悚然,每一派的激进理想主义者都认为自己掌握着“真理部”,谁敢反对,就是反革命罪,其结果就是人头滚滚、杀人如麻。文化大革命中的红卫兵也是如此,认为自己最高尚,被自己殴打、侮辱的老教授都是卑劣的坏人。今天的环保主义者、动物保护主义者当然没有那么凶,但是理想主义者容易有越界的倾向,总想把自己的理想尽快传播给别人,甚至强加给别人,这种倾向还是要警惕的。

Author: VRII    Time: 28/02/2012 01:58

呢篇野笑左我半日
針釘蟲仔作餌 小鳥吞下身亡 缺德龍友影雀變殺雀-----標題講到真係發生左咁
大埔滘咁大,佢哋點知隻雀會係嗰度現身?-------佢知唔知大埔滘有幾多小鱗胸鷦鶥
小鱗胸鷦來港過冬------佢幾時變左候鳥,嘩!!! 整整下連個鶥字都冇埋   
被餵的候鳥可能因此離開原本的棲息地------掛住食離開屋企?? ;P

'隻小鱗胸鷦好快會變家禽,佢遲啲會以為聽到雀聲就係叫開飯'
'家有人負責埋佢哋食物,有可能會改變佢哋習性'
餵慣餵熟又聽慣聲,佢地個7個鐘去左邊?可能習牲已改,太過好食好住,肥得滯,去左纖身班,做下尖都唔定 ;P ;P ;P  
http://www.dchome.net/viewthread.php?tid=1112543&extra=page%3D4
http://www.dchome.net/viewthread.php?tid=1111930&extra=page%3D4
http://www.dchome.net/viewthread.php?tid=1111318&extra=page%3D4

台灣雀黎架,唔同色架 ;P ;P ;P ;P


連圖鑑嘅相都拎埋出黎當放虫影,鳥會都比佢過左一幢 ;P ;P ;P
係呢,點解咁開揚嘅?唔係樹林地面活動的隱蔽鳥種咩?
人地纯天然影架,我問過相主,佢完全唔知張相比人用左係報纸,即係話張相係偷嘅 又或者係經鳥會比記者嘅,因為相主只比過相鳥會印圖鑑用,希望鳥會澄清一下


一篇咁嘅報導,係唔係一派胡言?隨口噏當秘笈?
更顯放料比記者嘅人有幾專業,對鳥類認識有幾深;P
張先主及候博士所說皆是"可能",即係講乜都得
這是繼'飛背一定係上島影'之後又一力作,利用傳媒企圖製造輿論蒙騙一般唔識雀仔嘅人.

都係漁護署最中肯,唔係成日拋d 170章乜乜乜出來
負責管理郊野公園的漁護署表示,如果餵雀令雀鳥受傷,是違反了香港《野生動物保護條例》。該署人員過去曾經發現個別攝影人士在大埔滘自然護理區內以蟲餌誘拍雀鳥,已即時勸喻他們停止。

P.S. 張先生,閣下所講'過往聽過有龍友將蟲仔用針釘樹上,結果雀鳥連針帶蟲吞下亡'是否講香港?如果係講台灣,我用啱啱係BWA身上學番黎及係保育網斷章取義返黎嘅說話同你講聲
I'm not sure about what happens at Taiwan
另外最緊要一點係, 我覺得唔可以將香港case同外國比較.. by blaxxxogxo

[ Last edited by VRII at 28/02/2012 02:00 ]
Author: Sze    Time: 28/02/2012 02:19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VRII at 28/02/2012 01:58
都係漁護署最中肯,唔係成日拋d 170章乜乜乜出來
負責管理郊野公園的漁護署表示,如果餵雀令雀鳥受傷,是違反了香港《野生動物保護條例》。


《野生動物保護條例》正是《香港法例第170章》。當中所有在 「野生動物保護條例」附表2 中列明的動物都是受法例保護的。任何人如干犯法例,一經定罪,最高可被判罰款十萬元及入獄一年。

附表2中列明的動物包括所有野生雀鳥。其中170章第4點為"任何人除按照特別許可證行事外,不得狩獵或故意干擾任何受保護野生動物。",而第5點則為"任何人除按照特別許可證行事外,不得取去、移走、損害、銷毀或故意干擾任何受保護野生動物的巢或蛋。"

另外,第170B章 第1條 禁止餵飼野生動物:為保護野生動物,現指明附表內描述的範圍為禁止餵飼任何野生動物的地方。




[ Last edited by Sze at 28/02/2012 02:40 ]
Author: ying    Time: 28/02/2012 07:17

偷相咁無品?聽番嚟都得?可能都當係?
Author: ying    Time: 28/02/2012 07:49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fkm at 28/02/2012 01:19
Quoted from a mainland forum, by coincidence, just posted today!

而家打壓嘅方法係文明啲,就係用三真七假資料去穿鑿附會,利用傳媒:用特別身份發放虛假資料予未有足夠時間搜集證據的記者,誘使其報導一段大部份虛假抹黑的報導去誤導對觀/攝鳥皆毫無認識的市民,意圖施以群眾壓力打壓異見份子,以祈達到目的!成此事者,比起其眼中放蟲餵雀的攝鳥者,更為為求目的而不擇手段!
Author: Godwin-C    Time: 28/02/2012 14:02

事源相信影友對行車人仕做成有點不方便  所以致電生果報大造文章  而老記再加非香港發生的事物在內  增加吸引力  這是他們的作風  類似誤導事件 在前已有很多人投訢  無須再作討論

作為HK的鳥攝者 大多數都很愛護/欣賞鳥類  我未見過雀鳥因此受傷或死亡 更不要說 "成為其他動物的美點" 要知有猛禽存在  都有機會成為牠們的美點  這是食物鏈 不須再加解釋

目前鳥會工作有
1/ 在米埔安排飼料給雀鳥
2/ 在塱原種稻
2/ 為了普查 加上腳環  

你們又點睇呢 ??
Author: HKBWS Vicky    Time: 28/02/2012 15:00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UCLA at 28/02/2012 14:02
目前鳥會工作有
1/ 在米埔安排飼料給雀鳥
2/ 在塱原種稻
2/ 為了普查 加上腳環  
UCLA, 請注意, 你所指出的第一項並不是香港觀鳥會的工作, 香港觀鳥會亦沒有在米埔進行任何安排飼料給雀鳥的工作, 米埔自然保護區乃由WWF 管理而不是香港觀鳥會。
另外,香港觀鳥會和長春社在塱原不止種植稻米, 還有一系列包含不同生態環境的管理工作,而稻米種植只是其中一類生境管理工作的其中一種農作物。如有興趣深入了解塱原項目,可以參考此論壇的鳥類保育環節下面的塱原部份(http://www.hkbws.org.hk/BBS/forumdisplay.php?fid=38),而每一期會員通訊均有塱原項目的報告,有興趣可到香港觀鳥會網站的下載區下載: http://www.hkbws.org.hk/web/chi/bulletin.htm

雖然鳥類環誌小組在2010年成立,但鳥類環誌是香港觀鳥會一直都在進行的工作,有關鳥類環誌小組的介紹請參考: http://www.hkbws.org.hk/web/chi/bird_ringing.html

香港觀鳥會目前的工作並不只有你所指出的兩項, 如各位鳥友有興趣知道我們目前的工作, 請參考香港觀鳥會網站: http://www.hkbws.org.hk/web/chi/index.htm
Author: Godwin-C    Time: 28/02/2012 15:16

請問米埔飼料安排是鳥攝者還是WWF? 我相信你們很清楚  你們有沒有與他們討論/投訢呢 ??
Author: HKBWS Vicky    Time: 28/02/2012 15:23

這是WWF Mai Po 在本論壇發的帖 <在基圍#3給鸕鶿餵飼雜魚 2010/11> : http://www.hkbws.org.hk/BBS/view ... &extra=page%3D2

如閣下對米埔保護區的生境管理工作有意見或懷疑,請向WWF 查詢。
Author: davylam    Time: 28/02/2012 15:30

觀鳥和拍鳥,都會對雀鳥和大自然做成一定的壓力和影響。現今數碼攝影普及,資訊科技發達,令到觀、拍鳥人仕大增,對大自然的影響亦與日俱增。

香港觀鳥會作為一個非牟利組織,極積推廣觀鳥活動,本來是一件好事。但香港地少人多,如果觀、拍鳥人仕,繼續以幾何級數增加,香港的大自然和野生動物,絕對承受不起。

作為一個欣賞及保育香港的鳥類及其自然生態為宗旨的組織,香港觀鳥會應該是時候想想,應否從新定位?繼續極積推廣觀鳥活動和普及化,是否再適合香港的大自然?鳥點的分享,會否令雀鳥受到不必要的騷擾?這些都是我們應該想想的。共勉之。

[ Last edited by davylam at 28/02/2012 15:31 ]
Author: Godwin-C    Time: 28/02/2012 15:57

在未來的冬季月份,米埔自然保護區都會在每星期兩次,把雜魚(主要是3至6吋長福壽魚)引入基圍#3,餵飼鸕鶿。這樣做是為了減少鸕鶿在米埔和內后海灣鄰近的商業魚塘覓食。
由2010年11月12日至2011年2月尾(農曆新年-2011年2月1日至14日,及氣溫在攝氐10度以下的日子除外),漁民會在每個星期二及五,運送兩車活魚(每車運送1,300斤活魚),引入基圍#3,餵飼雀鳥。餵飼活動在早上8時開始,需時約20分鐘,但雀鳥可能會在基圍停留更長時間。基圍#3設有一所小型觀鳥屋,讓大家更近距離和更清楚地觀賞和拍攝逾千隻雀鳥聚集覓食的壯觀場面


所以 討論餵飼問題  應從WWF 著手

Author: HFCheung    Time: 28/02/2012 16:17

"P.S. 張先生,閣下所講'過往聽過有龍友將蟲仔用針釘樹上,結果雀鳥連針帶蟲吞下亡'是否講香港?如果係講台灣,我用啱啱係BWA身上學番黎及係保育網斷章取義返黎嘅說話同你講聲"

記者訪問,我盡所知回答,事後看網上討論才更了解記者的報告角度,看到網上討論區資料,覺得記者處理得不錯,表達了幾個不同角度,而且用了很多"可能",留有一些餘地,至於轉述我聽來的資料,也未寫成証據確實,寫得中肯,不過下一次有類似訪問,我會建議記者找些攝友回應一下。

關於"雀鳥連針帶蟲吞下亡",記者已準確表述是我聽到的事,我也不會去追查是否在香港發生,如果有人做這樣的事,我建議這人重新考慮對鳥的影響,畢竟我認為大多數攝友都會珍惜鳥類。

本來記者想引導我去責備一般的放蟲行為,我覺得已為攝友說了一些中肯的話,包括分析一下鳥友的目的(就是拍一張好相),又淡化了對遷徙鳥的影響,也說過鳥人及傳媒應全力責備一些捕捉、食用、殺害野生鳥的行為,不應針對一般攝友,這一部份給記者過濾了。

補充一下小資料,"龍友"一詞我是不會使用的,記者也沒有指出我有用過,若大家有誤會,我估記者有些責任。

張浩輝
Author: fkm    Time: 28/02/2012 16:54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ying at 28/02/2012 07:49

而家打壓嘅方法係文明啲,就係用三真七假資料去穿鑿附會,利用傳媒:用特別身份發放虛假資料予未有足夠時間搜集證據的記者,誘使其報導一段大部份虛假抹黑的報導去誤導對觀/攝鳥皆毫無認識的市民,意圖施以群眾壓力打壓異見 ...
Ying 兄: 我個人實在沒有興趣跟那班生態紅衞兵多費唇舌。只是碰巧同日在內地某論壇剛好有人貼出了關於誘拍的探討(作者為北京人,與香港毫無聯繫),覺得其論點竟然精確地反映了本地的實況,也恰好地用上文革紅衞兵及他們的行為來比擬,不得不跟大家分享一下罷了。

請注意,紅衛兵是不會聽你們講道理的,何必傷神?
Author: HFCheung    Time: 28/02/2012 19:05

"群眾壓力打壓異見"
不明白一般群眾幾時可以對個人打壓,始終是個人反思才可能作出改變,包括我自己也要常反思。

"是不會聽你們講道理的"
不用太介意誰的道理強,要遵重別人意見。
Author: Godwin-C    Time: 29/02/2012 00:36

生果報相片來源
http://alder.pixnet.net/blog/pos ... Epygmy-wren-babbler

把香港以外的相片欺騙讀者  行為不要得
Author: Sze    Time: 29/02/2012 02:20

一些題外話的資料分享及補充。

小鱗胸鷦鶥 Pygmy Wren Babbler,不是新聞中所說的冬候鳥,而是留鳥,即全年也在香港。根據《香港及華南鳥類》及鳥友間普遍流傳的觀鳥資料,均指此鳥行藏隱秘,喜在林區密林下的地面走動,動靜似鼠,常只聞其聲,不見其影。我自己觀鳥8年,在大埔滘常聽牠的叫聲,但也只是見過牠的身影1次,請留意是身影,而非真的清楚看見牠。

另外,對於在米埔放魚,在塱原種米及在大埔滘放蟲,我個人認為有一個很細微的分別之處,就是鸕鶿及鷺鳥本身是偏好在開闊的魚塘、河流或海邊捉魚覓食;而文鳥及鵐這些愛吃禾本科植物種子(如:稻米)的雀鳥也是本身就偏好在開闊的稻田中覓食;可是小鱗胸鷦鶥本身卻是喜歡躲藏在林底的地面覓食,但現在那群鳥攝人士卻是刻意地以蟲及播放鳥鳴聲將牠吸引至離開林底隱蔽地方,走到較開揚,較少植物遮蔽的地方覓食。

米埔是將魚放在鸕鶿及鷺鳥平常覓食的地方,而塱原也是將稻米種在文鳥及鵐平常覓食的地方。故此,如那群鳥攝人士也是愛鳥,只是一心想請鳥兒吃一頓免費午餐的話,那為何不把蟲兒隨意掉到林內,而只是將蟲放在他們事前預設好的佈景木上呢?

大部分鳥攝人士都會在網上互相觀摩及學習他們覺得"正"的攝影技巧,當台灣有人用"大頭針"技巧,試問有誰可保證其他世界各地,包括香港的鳥攝人士不會仿傚呢?我們未親眼目睹的不代表不存在,就算現在不存在,也難保將來不會出現,除非我們很希望有同樣情況發生,否則我想不到我們不作任何防治工作的理由。

[ Last edited by Sze at 29/02/2012 02:45 ]
Author: wcaptain    Time: 29/02/2012 10:51

我係路人丙, Captain

行過看到此帖,多口講兩句

WWF放魚,清塘及基圍,觀鳥會種米,漁護署山上種本土樹等人為活動一般會視作生態管理工作,背後的理論是整體提升生態功能,吸引多些野生生物。

放一些小蟲去拍照就不能跟以上生態管理工作相提並論。除非放蟲仔背後有一些生態管理或環境教育理念。

我們還是討論放蟲仔去拍照是否ok
Author: 星魚    Time: 29/02/2012 16:17

小弟今年新加入鳥會行列,,,,!!睇完各位既貼文,,,,覺得大家都有論點,,,,但總覺得討論要在良好氣氛之下才有意思,,,去到亙相指責就沒意思呢,,,!,,,,有論點,,就放出來,,,大家心目中自有公道,,,,!!
Author: VRII    Time: 1/03/2012 01:35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HFCheung at 28/02/2012 16:17
"P.S. 張先生,閣下所講'過往聽過有龍友將蟲仔用針釘樹上,結果雀鳥連針帶蟲吞下亡'是否講香港?如果係講台灣,我用啱啱係BWA身上學番黎及係保育網斷章取義返黎嘅說話同你講聲"

記者訪問,我盡所知回答,事後看網上討論才更 ...
張先生,
從閣下過往的言論,是比較中肯及温和的,如果對方處事與你一樣,定必天下安寧,被攻擊的一方根本從未主動在這裏攪事,就算被攻擊,大多數都保持沉默,來來去去都係得幾個好管閒事如我之人因睇唔過眼而出聲.
我上段回覆引用閣下的聽聞,是想引出我所帶出的兩段說話,在以往的爭論中,攻擊別人的一方經常引用外國例子以加強他們的理據,但當有人舉外國例子,有意或無意認同被攻擊的一方時,就會收到那兩句意思的回覆,可見他們只為攻擊,其他一概視而不見,並非有意對閣下作出挑釁,在此向閣下說聲抱歉.
Author: VRII    Time: 1/03/2012 02:06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Sze at 29/02/2012 02:20
一些題外話的資料分享及補充。

小鱗胸鷦鶥 Pygmy Wren Babbler,不是新聞中所說的冬候鳥,而是留鳥,即全年也在香港。根據《香港及華南鳥類》及鳥友間普遍流傳的觀鳥資料,均指此鳥行藏隱秘,喜在林區密林下的地面走動,動靜似鼠,常只聞其聲,不見其影。我自己觀鳥8年,在大埔滘常聽牠的叫聲,但也只是見過牠的身影1次,請留意是身影,而非真的清楚看見牠。

另外,對於在米埔放魚,在塱原種米及在大埔滘放蟲,我個人認為有一個很細微的分別之處,就是鸕鶿及鷺鳥本身是偏好在開闊的魚塘、河流或海邊捉魚覓食;而文鳥及鵐這些愛吃禾本科植物種子(如:稻米)的雀鳥也是本身就偏好在開闊的稻田中覓食;可是小鱗胸鷦鶥本身卻是喜歡躲藏在林底的地面覓食,但現在那群鳥攝人士卻是刻意地以蟲及播放鳥鳴聲將牠吸引至離開林底隱蔽地方,走到較開揚,較少植物遮蔽的地方覓食。

米埔是將魚放在鸕鶿及鷺鳥平常覓食的地方,而塱原也是將稻米種在文鳥及鵐平常覓食的地方。故此,如那群鳥攝人士也是愛鳥,只是一心想請鳥兒吃一頓免費午餐的話,那為何不把蟲兒隨意掉到林內,而只是將蟲放在他們事前預設好的佈景木上呢?

大部分鳥攝人士都會在網上互相觀摩及學習他們覺得"正"的攝影技巧,當台灣有人用"大頭針"技巧,試問有誰可保證其他世界各地,包括香港的鳥攝人士不會仿傚呢?我們未親眼目睹的不代表不存在,就算現在不存在,也難保將來不會出現,除非我們很希望有同樣情況發生,否則我想不到我們不作任何防治工作的理由。
等我嘗試用你嘅方式去回應放魚種米(我個人不反對放魚種米).
"我們未親眼目睹放魚種米引雀對雀鳥的影嚮,不代表不存在,就算現在不存在,也難保將來不會出現影嚮,除非我們很希望有影嚮,否則我想不到我們不作任何防治工作的理由。"
係咪要做d野咁呢?可能真係有影嚮喎,係你未睇到之嘛


我本人係唔認同用大頭針,見到有人用,我會即場制止,而唔係返去Be Lee Ba La. 不過我今年仲未見過有人用.


放虫引雀嘅位置通常係有人見到隻雀係果個位出現,先至係果度放虫,唔係是旦掉條虫,放下聲,隻雀就會椿出黎,如佢出沒個環境有重大改變,佢多數唔會再出現.如果好似你咁估,放邊就出邊,我引佢去维園草地影啦,使鬼由得佢係個暗位用幾千iso影咩.
重有,隻雀唔係一見虫就衝出黎,而係小心奕奕,左顧右盼,睇清睇楚先逐步逐步行近,一有咩唔對路即閃.
拿,唔識嘅野就唔好亂估,唔好信網上個d未觀察過嘅人亂咁噏,放錯料又要兜架啦.
Author: thinfor    Time: 1/03/2012 08:51

我亦不認為VRII君可以將放蟲餵雀以求得一張靚相(如輝哥所述)及放魚種米引雀兩者對雀鳥潛在的影響混為一談.

我想到的邏輯大概是:VRII君認為我們質疑放蟲餵雀為非自然且對雀鳥有壞影響, 故以平等的概念去質疑放魚種米引雀一樣是非自然且對雀鳥有壞影響, 這種意思不難在他借用SZE WONG的那一句"我們未親眼目睹放魚種米引雀對雀鳥的影嚮,不代表不存在,就算現在不存在,也難保將來不會出現影嚮,除非我們很希望有影嚮,否則我想不到我們不作任何防治工作的理由。"可以看得出.

從中我們可想到的是: 鳥會或其他NGO所謂的保護生態環境措施為: (1)缺乏科學或同等支持理據的一種舉措; 或(2)其他市民所不理解甚或不接受; 或(3)人為活動, 不能視作生態管理工作,背後的理論未必能整體提升生態功能,吸引多些野生生物(WCAPTAIN提及).  即是說,放魚種米引雀和放蟲一樣非自然且對雀鳥有壞影響.

如我以上的推論有錯, 各位讀者請指正.

我也是門外漢, 不知道那些生態措施的成效去到哪裡, 但我知道例如拯救黑臉琵鷺的計劃有充分的報告及實質支持, 至少我們看到黑臉琵鷺的數目有所上升.  不知道有沒有生態保護工作的人士可以補充一下? 生態保護的理論及行為像被某些市民如VRII被視為沒有科學根據, 不能可持續性保護生態及未能整體提升生態功能的一種行動.

VRII兄提道:
Quote:
放虫引雀嘅位置通常係有人見到隻雀係果個位出現,先至係果度放虫,唔係是旦掉條虫,放下聲,隻雀就會椿出黎,如佢出沒個環境有重大改變,佢多數唔會再出現.如果好似你咁估,放邊就出邊,我引佢去维園草地影啦,使鬼由得佢係個暗位用幾千iso影咩.
重有,隻雀唔係一見虫就衝出黎,而係小心奕奕,左顧右盼,睇清睇楚先逐步逐步行近,一有咩唔對路即閃.
拿,唔識嘅野就唔好亂估,唔好信網上個d未觀察過嘅人亂咁噏,放錯料又要兜架啦.
quote這段不是深究誰是放蟲者. VRII兄的立論是去推翻SZE WONG提到"米埔是將魚放在鸕鶿及鷺鳥平常覓食的地方,而塱原也是將稻米種在文鳥及鵐平常覓食的地方"的跟據, 認為放蟲者也是"將蟲放在小鱗胸鷦鶥平常覓食的地方". 但我認同WCAPTAIN所提出的"放一些小蟲去拍照就不能跟以上生態管理工作相提並論。除非放蟲仔背後有一些生態管理或環境教育理念". 若果理念只是拍一張靚相俾人like的話, 我不覺得這是一種生態管理或環境教育概念.  極其量可以講用美學角度去表現大自然生物的美態, 但卻又違反了自然(因是餵飼的, 如果可以這樣做的話為什麼不去香港公園百鳥居影一張靚相? 因為不自然吧?). 請搞清楚諸君看到小鱗胸鷦鶥出其自然的覓食行為, 並不就表明你放蟲這一小節上是自然的.

最後想問:"唔識嘅野就唔好亂估"是否亦是一種挑釁? 我認為若討論在問題核心上, 大家沒有為攻擊而攻擊, 故沒有必要說這樣的一番話.
Author: fkm    Time: 1/03/2012 09:32

引用一下國內鳥攝者/觀鳥者的觀點:
Quote:
世界是多元的,是丰富多彩的,每个人可以有自己的个性,没有一个“真理部”规定那种趣味是最高尚的。异性恋者看到两个男人在公园里拥吻,感到不理解、不舒服是很正常的,但同性恋是私生活,没有妨害别人。不管如何不理解、如何不舒服,一个现代社会的文明人,必须尊重别人的个人选择,不能有任何形式的歧视。....

    拍鸟者追求光线、角度、背景、姿态俱佳的完美照片,观鸟者追求难得一见的珍稀品种,都无可厚非,彼此应该相互尊重,大家的兴趣都和鸟相关,甚至应该相互帮助才对... 。
Quote:
我突然觉得诱拍并不像有些反对者说的那么糟糕。相反,在这种环境下,鸟儿很放松,人也很轻松,人和鸟达到了一种相互信任的和谐境界。这,不是观鸟爱好者梦寐以求在国内却难以实现的吗?有些人看不起诱拍,自诩照片都是在自然非干扰条件下拍摄,其实鸟儿太精明了,就算用帐篷、伪装、车拍,真的完全不会干扰鸟吗?有多少照片是在鸟儿完全不知道被拍摄的情况下拍到的呢?为什么鸟儿难拍,大家都知道,就是因为鸟怕人,更怕人举起的镜头(包括望远镜),常常是刚对准、或者拍了一两张,鸟就飞了,这难道不是干扰鸟儿吗?还有深入鸟的藏身之处蹲守,难免破坏植被,导致鸟儿更容易被捕杀,难道没有干扰鸟儿吗?


打个也许不恰当的比方,放虫诱拍,就像请一位认识的美女吃饭喝茶聊天,约会完了各奔东西。而野外自然拍摄,往往就像是在大街上闲逛邂逅陌生美女,非拉着人家套近乎,人家怀疑你居心不良说byebye了,还像狗仔队似地穷追不舍。难道后者反而更理直气壮?


又有人说不应该给野鸟喂食,改变它们的习性,或者面包虫有些鸟不能消化等等。这是说不通的,因为欧美国家有庭院的多半会设喂鸟装置,有很多关于庭院引鸟、观鸟的专门书籍,显然人的喂食只是在特定的季节给特定的鸟儿补充食物,对鸟是有益无害的。在国内的城市中,由于绿地减少,且大量使用杀虫剂,鸟儿能抓到的虫子很有限,难以保证迁徙途中所需的能量,所以拍鸟人放的虫才会对鸟儿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Author: cjacky    Time: 1/03/2012 11:40

我都想發表一下. 係香港我暫未見到因食到大頭針而死既烏.

不過香港真係有人用過竹枝插蚯蚓引虎班鶇/ 針釘住D虫影橙頭鶇. 大可到其他FORUM/ FACEBOOK 看看朋友們的發現.  

有關虎班鶇事件, 於FB 上描述得比較詳細.

###
剛接觸鳥攝不久,親眼見過有人用竹枝插蚯蚓引虎班鶇拍攝,那次去到目的地,眼見虎班鶇個頭係咁左擰右擰,當時覺得虎班好得意,在不知情的底下拍攝了幾張,但當放大照片一看,原來虎班口邊有枝短尖竹枝卡住,怪不得虎班鶇要這樣大動作想甩掉口邊尖竹枝!如果當其時虎班甩不掉竹枝,可能就會尖竹連蚯蚓吞下肚,後果就會不堪 設想.
###

未知會否有更多可怕的事件未發表出來. .. . .很多事件, 你唔知/ 看不見, 不是沒發生.

另外, 我對放蟲比較難忘既經驗係石崗隻Redthroat . 去到SITE, 係先前別人放好既木頭前, 假裝放蟲, 而且企的比較近.  不一會,隻Redthroat 就會跳上去木頭到搵蟲食.

你用心想想, 呢件係唔係好事, 對環景同隻雀有冇影響?


#香港地方不大, 基本現在主要鳥點都會發現放蟲/ 放聲影烏. 是否太濫呢?


[ Last edited by cjacky at 2/03/2012 00:21 ]
Author: Paux    Time: 1/03/2012 12:07

我也來湊湊熱鬧,轉載國內另一鳥人[橘树]的博文:
"该不该旗帜鲜明地反对诱拍?"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a0702201012j8z.html
Author: wdickson    Time: 1/03/2012 13:36

不用再討論了,借用朋友在大埔滘拍下的生態攝影守則。

Image Attachment: [漁護署守則] 421652_10150639863254036_532059035_8904864_1922252132_n.jpg (1/03/2012 13:36, 61.88 KB) / Download count 178
http://www.hkbws.org.hk/BBS/attachment.php?aid=10824


Author: richome2    Time: 1/03/2012 13:58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wdickson at 1/03/2012 13:36
不用再討論了,借用朋友在大埔滘拍下的生態攝影守則。
非常好! 當局有做野!
Author: lalan    Time: 1/03/2012 15:03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fkm at 1/03/2012 09:32
引用一下國內鳥攝者/觀鳥者的觀點:




這些國內鳥攝者/觀鳥者的觀點又幾充滿娛樂性
Author: ying    Time: 1/03/2012 23:59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wcaptain at 29/02/2012 10:51
我係路人丙, Captain

行過看到此帖,多口講兩句

WWF放魚,清塘及基圍,觀鳥會種米,漁護署山上種本土樹等人為活動一般會視作生態管理工作,背後的理論是整體提升生態功能,吸引多些野生生物。

放一些小蟲去拍照就不能跟以上生 ...
唉!WWF 上年米埔減量放魚餵鳥,曾經在電視上接受訪問,講出原因,要知內容,請自己揾,該措施引至米埔範圍外養魚戶同魚護處札馬,養魚戶更無辜被冠以自私之罪名!
Author: ying    Time: 2/03/2012 00:50

另外, 我對放蟲比較難忙既經驗係石崗隻Redthroat . 去到SITE, 係先前別人放好既木頭前, 假裝放蟲, 而且企的比較近.  不一會,隻Redthroat 就會跳上去木頭到搵蟲食.
你用心想想, 呢件係唔係好事, 對環景同隻雀有冇影響?

講住一個例子先,不過啲人又會話外地唔算數架,X灣大X山47K人所共知一對白眉林鴝,某所謂保育人仕影完返嚟出相之後話對雀唔係餵嘅,掩耳盗鈴,但係對雀每次一有人到,兩公婆左右分立,等食任影乖到不得了,餵咗幾多年?人人知,今年又有師兄剛影完返嚟,有冇人捉走對雀?有冇破壞生態?點解人哋得呀?諗下喇。

[ Last edited by ying at 2/03/2012 01:00 ]
Author: ivantse    Time: 2/03/2012 01:06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ying at 1/03/2012 23:59

唉!WWF 上年米埔減量放魚餵鳥,曾經在電視上接受訪問,講出原因,要知內容,請自己揾,該措施引至米埔範圍外養魚戶同魚護處札馬,養魚戶更無辜被冠以自私之罪名! ...
但是我上網找到的報導卻和閤下的說法不盡相同

米埔放魚引鳥計劃失敗
【本報訊】自米埔拉姆撤爾濕地成立以來,當局不准在農田及魚塘上架網防雀保護私產,候鳥損害農作物及魚獲的投訴及紛爭從不間斷,數年前,漁護署與世界自然基金會合作,由漁護署每年斥資數十萬元,向養魚戶購買一些雜魚,放進米埔保護區,能起到吸引候鳥停留覓食,減少牠們到魚塘獵魚機會,但計劃只能吸引大鳥如鸕鶿霸佔,影響其他候鳥在米埔棲息過冬,計劃在去年中止。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11003/00176_002.html

從報道中根本沒有提過養魚戶與AFCD的衝突由來是由米埔基圍放魚而來, 只提及成效不大而中止計劃
另一篇報導則提及養魚戶與AFCD的衝突是由於養魚戶對AFCD資助金額的不滿,
不知閣下的說法從何而來, 可不可以找出相關報道的連結令大家可以深入了解相關的報導從而有更多的討論空間
以下為報導中有提及相關衝突的連結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11003/00174_001.html

另一方面我想指出的是
米埔放魚計劃原意為減少侯鳥對保諼區周遭魚塘造成的影響, 平衡保育與養魚戶之間的利益衝突, 實為生態保育措施的一種。
何況不論放魚,清塘及基圍,種米等人為活動的出發點原是希望為香港的雀鳥在這個彈丸之地爭取一些生存空間

但是敢問一句放蟲放聲引出雀鳥拍照, 為的又是甚麼?


[ Last edited by ivantse at 2/03/2012 01:25 ]
Author: Sze    Time: 2/03/2012 02:39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VRII at 1/03/2012 02:06
重有,隻雀唔係一見虫就衝出黎,而係小心奕奕,左顧右盼,睇清睇楚先逐步逐步行近,一有咩唔對路即閃.
咁樣唔代表你地既做法對隻雀沒有影響/影響輕微,這只反影了佢本來就應該係一隻野鳥(對環境及人類本該有介心!),而唔係一隻寵物,或仲未給你們訓練成為寵物吧!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ying at 2/03/2012 00:50
講住一個例子先,不過啲人又會話外地唔算數架,X灣大X山47K人所共知一對白眉林鴝,某所謂保育人仕影完返嚟出相之後話對雀唔係餵嘅,掩耳盗鈴,但係對雀每次一有人到,兩公婆左右分立,等食任影乖到不得了,餵咗幾多年?人人知,今年又有師兄剛影完返嚟,有冇人捉走對雀?有冇破壞生態?點解人哋得呀?諗下喇。
我不知道是否因為香港所有野生雀鳥受法例保護,所以那對鳥才沒有被人捉走。但我絕不想見到香港的野鳥會好似香港其他沒有受法例保護的野生動物(例如:蝴蝶及河流的淡水魚類)經常被人捉回家用來當寵物飼養或攝影模特兒。


我其實一直都很不明白為何有些人要一次又一次的在香港觀鳥會的討論區上刻意製造言論來威逼,分化及說服其他人去接受餌誘鳥攝的行為。
我想除非香港觀鳥會不想成為保育機構,而是想變成香港鳥攝會,否則我不覺得有什麼原因要香港觀鳥會及其會員去認同/默許餌誘鳥攝。
餌誘鳥攝這種完全純粹出於私心的行為/活動根本只對鳥攝人有利,而對野鳥保育完全沒有幫助之餘,
更只會令那些人不斷挑戰野鳥可接受人為干擾的底線,助長鳥攝影響野鳥之歪風,令道德操守的黑與白變得更模糊,亦有違鳥會的宗旨。
香港觀鳥會成立於1957年,是唯一一個旨在欣賞及保育香港鳥類及其自然生態的本地民間組織。
觀鳥及鳥類攝影守則 Code of Conduct for Birdwatching and Photograph

[ Last edited by Sze at 2/03/2012 03:13 ]
Author: HFCheung    Time: 2/03/2012 22:14

我知道我希望大家怎樣想、怎樣做,只是不知怎樣做才能令大家認同,看過橘樹在大陸網上的言論,不全認同但可供思考.....

以下是從第一頁抄下來的,未知有否一派胡言?
『香港觀鳥會前主席張浩輝則指「龍友餵嗰啲通常都係遷徙鳥,未聽過啲雀會食到唔捨得走。但始終啲雀自己搵食,家有人負責埋佢哋食物,有可能會改變佢哋習性」。
張浩輝表示,過往聽過有龍友將蟲仔用針釘樹上,結果雀鳥連針帶蟲吞下亡。張浩輝解釋,龍友很多時希望在光線足夠、構圖美觀的構圖下拍攝而引雀。』

報紙上沒報導我說過以下兩點:
1. 餵鳥一定會改變佢哋習性
2. 我不接受餵鳥行為
3. 鳥會應該譴責餵鳥行為
我有說過觀鳥會不鼓勵餵鳥行為,當然我的意見不全完代表鳥會。

訪問時我也覺得這篇文章也許會引發一些激烈回響,目前發生的事,我勸大家不要大介懷,再讀一次報導內容,我覺得是說明現象,不是要責備一般的餵鳥行為,真正受到責備的只有那些"餵雀令雀鳥受傷"的缺德龍友。

[ Last edited by HFCheung at 4/03/2012 22:06 ]
Author: richome2    Time: 2/03/2012 22:24

建議:
如果有記者訪問最好同時自行錄音及錄影,同時要求報出前預覽,因為記者好多時只會節錄一部份往往會出現不同的意思,
如果記者知道被訪者有個COPY 佢都驚有另一個版本!認真D!
Author: Sze    Time: 2/03/2012 22:41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HFCheung at 2/03/2012 22:14
訪問時我也覺得這篇文章也許會引發一些激烈回響,目前發生的事,我勸大家不要大介懷,再讀一次報導內容,我覺得是說明現象,不是要責備一般的餵鳥行為,真正受到責備的只有那些"餵雀令雀鳥受傷"的缺德龍友。
張博士:

我想請問你有沒有看過(觀鳥及鳥類攝影守則 Code of Conduct for Birdwatching and Photograph)的內容?有沒有留意第1c項:不要企圖影響雀鳥的行為,如驚嚇、驅趕或使用誘餌。鳥會制訂會員行為守則,要求會員遵守,並向廣大市民展示觀鳥和鳥類攝影的良好行為模範。
"餵雀令雀鳥受傷"是一項明確不過的缺德行為,但作為鳥會會員對於一般為鳥攝的餵鳥行為就算不是譴責,也應提出反對,但就你以上的回應卻有默許之意,不知我有沒有誤解你的意思?

我想說如果香港觀鳥會是想成為一個有公信力的保育機構,對一些道德操守的要求只可高,卻絕不能低,否則只會高不成低不就,最後只會兩面不是人。

[ Last edited by Sze at 2/03/2012 22:46 ]
Author: Sze    Time: 2/03/2012 22:55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Paux at 1/03/2012 12:07
我也來湊湊熱鬧,轉載國內另一鳥人[橘树]的博文:
"该不该旗帜鲜明地反对诱拍?"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a0702201012j8z.html
謝謝分享!這是一篇很好的分享,特別對以下一段文字有好大同感:

即使没有什么比赛获奖这些事,不反对诱拍,难到不就是鼓励投机取巧?如果没规矩,为了获得近距离和缩短等待的时间,肯定有越来越多的人去诱拍,伤害的事情肯定会发生,而且会越来越多。你即使是用一点水一点小米,没伤害鸟,还帮它度过食物匮乏的冬天,但如果100人都来这样做,结果如何?而越来越多的人去诱拍,耐心等待的鸟友还有多少空间?

不要要求谁来高尚,特立独行——你们都诱拍,我不诱拍,我宁愿一张好片都不出,也不诱拍。这就是去年初跟毛虫等在洞庭湖说的那个话题:好人会死的(包括心死),他坚持不到坏人自相伤害的那天。所以,要有规矩,保障好人的权益。这规矩同时约束了好人,但目的就是不能让好人坚持不住而沦为坏人。
Author: thinfor    Time: 3/03/2012 00:18

樓上的觀點, 也類近我之前在其他thread提到過的六合彩比喻, take呢個risk, 後果可以好嚴重, 故寧願減低其發生, 預防勝於治療.
Quote:
我舉番mark6 個例, 中頭獎="隻雀仔會有壞影響"(機會可能其實不大, 只係庸人自擾), 朋友叫你買的錢="你想要靚相片而試雀仔最近的距離", 你幫朋友買的舉動="一點犧牲,離雀鳥遠一點,相片差一點沒所謂", 而兩件事大家都有份(六合彩大家可以買, 雀大家一齊睇). 宜家你就係嗰個寧願要你朋友的錢(靚相片), 都唔補番條mark6, 到後來中咗頭獎個case囉.  冒呢個險我地成班observer都要承受, 雀走咗我地全部無得再觀察, 你又無得影, LOSE-LOSE-LOSE SITUATION.

Author: kingfisher1227    Time: 3/03/2012 00:23

各位, 我也只是路人丁, 睇過上述大家多篇的回應, 只想講下個人的睇法, 我的想法很簡單, 或我要求低, 卻不會為了影幅好靚的雀鳥相, 而作出一些有違自然的方法去引誘雀鳥出來給我影個飽
Author: Sze    Time: 3/03/2012 00:25

在這個討論中令我產生了一個疑問:究竟鳥會的服務對象是野鳥,還是人?
如果對象是野鳥的話,為何有些人為了私慾而做了一連串就算不是傷了鳥,也苦了鳥的事時,為何鳥會還要為那些人說好話?為那些人去解圍?
究竟我不斷為雀鳥呻冤,爭取保育是否同鳥會的目標是一致?
是我誤解了鳥會的宗旨,還是個會的宗旨變了?
Author: davylam    Time: 3/03/2012 01:12

鳥會保育和研究鳥類需要資金,資金來源有政府資助、會員會費和社會人仕捐助。

政府資助和會費,都需會員越多越好。鳥會保持中立,言論温和,對擴大鳥會有幫助。始終攝鳥的比觀鳥多,但對會員素質就沒有保證了。

無奈這就是現實。
Author: ying    Time: 3/03/2012 01:55

Sze 小姐,我何曾推動鳥會同意餵蟲攝鳥?講述白眉林鴝一事,只為解答 cjacky 先生的提問而舉一例子,咁你就老屈我?!嘩!又出陰招?披枷帶鎖?!
ivantse 先生,我提出米埔停餵一事,你揾到個題目係乜嘢?係'米埔放魚引鳥計劃失敗'點解要提呀?因為曾經有人話佢哋係有計劃地去做嘅,點同呀?咦!咁有計劃都失敗?本來幾千鸕鷀過境,演變至過萬,影響附近生態/境,一發不可收拾,所以失敗!而扎馬一事,係政府只補償米埔範圍內的養魚戶,而米埔範圍外養魚戶則不作補償,你認為鸕鷀識分邊個魚塘有保償咩?導致米埔範圍外養魚戶生計不保!惟有豎網自保私產,而保育人仕只保鳥,不理人!報漁護處派員拆網而導致發生衝突!你保鳥不食人間煙火,但養魚戶一家老幼,朝不保夕,何其殘忍?!及後有保育人仕竟冠以此乃自私行為!ivantse 先生,你再努力啲揾下段新聞訪問先喇,我試試睇睇有冇師兄錄低咗先。('米埔放魚引鳥計劃失敗新聞訪問'張浩輝先生應該有接受訪問,如果記錯先向張先生道歉!)
其實咁耐以來,有心人仕只管自己睇法,不理他人感受,大有唯我獨尊之勢!但自己老友則保護周周,只以自己所想為先,不懂潛移默化,開導別人,動輒使用似是而非虛假理據,穿鑿附會!後更利用傳媒發放虛假消息,抹黑別人,以達其自以為是之目的,觀其微而知其著!常用假證據騙人抹黑別人者,又有誰人會信其言行?講咩都冇人聽喇!所以各人動筆都只想島會澄清真相而矣。某人曾帶大隊攝影隊伍拍攝騷擾家燕巢穴,我朋友小兒本從不理會燕巢,但節目出街後,小孩乘朋友外出竟爬梯擾巢!結果燕去巢空!只懂指責別人不是!其人從不自我檢討。
鳥會宗旨如何,有目共睹,何需閣下指指點點?其心有異,其人不忠!
就是因為幾次鳥會被有心人仕借其名而亂其正!導致鳥會失去公信力!故而在此豈容小廝亂叫?亂鳥會之正名!
Author: ivantse    Time: 3/03/2012 20:14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ying at 3/03/2012 01:55
ivantse 先生,我提出米埔停餵一事,你揾到個題目係乜嘢?係'米埔放魚引鳥計劃失敗'點解要提呀?因為曾經有人話佢哋係有計劃地去做嘅,點同呀?咦!咁有計劃都失敗?本來幾千鸕鷀過境,演變至過萬,影響附近生態/境,一發不可收拾,所以失敗!而扎馬一事,係政府只補償米埔範圍內的養魚戶,而米埔範圍外養魚戶則不作補償,你認為鸕鷀識分邊個魚塘有保償咩?導致米埔範圍外養魚戶生計不保!惟有豎網自保私產,而保育人仕只保鳥,不理人!報漁護處派員拆網而導致發生衝突!你保鳥不食人間煙火,但養魚戶一家老幼,朝不保夕,何其殘忍?!及後有保育人仕竟冠以此乃自私行為!ivantse 先生,你再努力啲揾下段新聞訪問先喇,我試試睇睇有冇師兄錄低咗先。('米埔放魚引鳥計劃失敗新聞訪問'張浩輝先生應該有接受訪問,如果記錯先向張先生道歉!)
沒錯,米埔魚塘放魚計劃相信是經過WWF的專家們評估及細心考量之後才實行的,可惜的是達不到預期的效果,原因有很多,但是仍需有關方面繼續研究,但是失敗的原因並不是這次討論的重點,可以之從再找時間討論。但是這件事有一點值得留意,就是經過WWF專家們的專業評估之後實行的生態保育措施也會有失敗的例子,繼而對本身的生態系產生反效果亦達不到預期的成效。但是一小眾攝友為求引出目標鳥種,從而放餌播聲,此等行為事前從沒有經過任何專家的專業生態評估,當中生態環境受到的影響更加難以估計,除非可以找出學術論據證明放餌播聲對本地野鳥的影響甚微,否則防範於未然亦不無道理,必先知道生態系統尤其脆弱,破壞比重建更為容易及簡單得來。


[ Last edited by ivantse at 3/03/2012 20:15 ]
Author: richome2    Time: 3/03/2012 21:17

其實不如想一想,如果MP 唔放魚,D雀周圍飛,點知去O左對岸,後果會點大家估下,
我支持MP 放魚,MP 絕對是雀仔良好的落腳點,只不過又係錢的問題!
Author: fkm    Time: 4/03/2012 00:33

Ying兄:

我真的很佩服你打咁多字嘗試同佢地講道理. 我睇完下面呢句, 就唔覺得無任何道理可講囉.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Sze at 29/02/2012 02:20
我們未親眼目睹的不代表不存在,就算現在不存在,也難保將來不會出現,......
事實上根據這個邏輯, 任何男性都是強姦犯, 因為"我們未親眼目睹的不代表不存在,就算現在不存在,也難保將來不會出現...."! 唉, 仲講黎做乜吖?!
Author: fkm    Time: 4/03/2012 00:54

Ying兄:

Quote多一句俾你睇: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davylam at 3/03/2012 01:12
鳥會保育和研究鳥類需要資金,資金來源有政府資助、會員會費和社會人仕捐助。

政府資助和會費,都需會員越多越好。鳥會保持中立,言論温和,對擴大鳥會有幫助。始終攝鳥的比觀鳥多,但對會員素質就沒有保證了

無奈這就是現 ...
從中我們可以一窺他們的心態:

1. 如果人多的鳥攝者加入鳥會,"會員素質就沒有保證了", 即是變相在說觀鳥的有質素, 攝鳥的"素質就沒有保證了" - 這不正正暴露了他們心底歧視鳥攝者的預設立場了嗎?

2. 吸納鳥攝者加入鳥會只是增加"政府資助和會費"的不情不願之舉. 我猜想他們要求所有人的思想要跟他們一模一樣. 關注保育的, 很多時口中都高叫維護生物多樣性的口號. 但原來, 人就不能有"多樣性", 比Hitler和Stalin治下的納粹德國和蘇俄更totalitarian!

Ying兄, 算了吧, 不累嗎?
Author: ying    Time: 4/03/2012 03:04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ivantse at 3/03/2012 20:14


沒錯,米埔魚塘放魚計劃相信是經過WWF的專家們評估及細心考量之後才實行的,可惜的是達不到預期的效果,原因有很多,但是仍需有關方面繼續研究,但是失敗的原因並不是這次討論的重點,可以之從再找時間討論。但是這件事有一點 ...
先生論說,前後矛盾,先說 WWF 放魚失敗一事不在此次討論範圍,後以此失敗之事比論餵蟲攝鳥有機會破壞生態且難以估計,但又缺乏證據,需要專家評估云云。所以除非可以找出真實論據證明放餌播聲對本地野鳥的影響甚大,方可據理勸導眾人,而不是假證抹黑誤導對觀攝鳥無知的市民,方為道理。
Author: ying    Time: 4/03/2012 03:07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richome2 at 3/03/2012 21:17
其實不如想一想,如果MP 唔放魚,D雀周圍飛,點知去O左對岸,後果會點大家估下,
我支持MP 放魚,MP 絕對是雀仔良好的落腳點,只不過又係錢的問題! ...
本來幾千鸕鷀過境,演變至過萬,影響附近生態/境,一發不可收拾,所以失敗!
Author: ying    Time: 4/03/2012 03:09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fkm at 4/03/2012 00:54
Ying兄:

Quote多一句俾你睇:



從中我們可以一窺他們的心態:

1. 如果人多的鳥攝者加入鳥會,"會員素質就沒有保證了", 即是變相在說觀鳥的有質素, 攝鳥的"素質就沒有保證了" - 這不正正暴露了他們心底歧視鳥攝者的 ...
攰架!不過據理力爭咁解遮。
Author: Sze    Time: 4/03/2012 03:33

雀鳥的分類會以很多不同因素去界定,包括:DNA,形態,毛色,鳴聲,繁殖地,度冬地,分佈地等等。
人類除了在分類學上被分類為智人外,我近來在一套叫"阿漢正傳'中領會到人應該只分為好人及壞人。
組織/學會會因應其工作性質而分為慈善機構,環保機構,興趣學會等等,
而每個團體/組織都應該有其一定範圍的服務對象。

香港觀鳥會在網頁中已清楚寫明是一個旨在欣賞及保育香港鳥類及其自然生態的本地民間組織。
那即是其服務對象不是人類,不是其他動物,而是野生雀鳥。
我不明白為何有些人硬要在香港觀鳥會的討論區,爭取犧牲野鳥的福利,而將利益輸送給人類?
還要硬說在辛苦捍衛鳥會宗旨的鳥友是小氣,是自私,是不求同存異?

我想說世上所有事物都是有限的(除了時間,但不包括人所擁有的時間),
求同存異也是有限度的,那個"異"不可能是無限的。
等同動物分類上鳥類就是鳥類,哺乳類就是哺乳類,
如果硬要將哺乳類變成鳥類,結果只會變成三不像,是不可行,反之亦然。
如果有任何人想為鳥攝人士爭取福利的話,我會建議他們另組香港鳥攝會,
而不是要硬將香港觀鳥會變成一個三不像的組織!

香港觀鳥會總不可能大貪地想將香港7百萬人也收為會員吧?
現在收的會員是多了,那又如何呢?
真的會為個會做事,真的是有心保護野鳥,
而不是單純想羅張米埔證,不是來討鳥兒著數的又有幾多人?
是多數或是少數?
如果個會內純粹來討鳥兒著數的人佔了大多數時,
就算俾夠你有1千萬個會員,對個會,對鳥兒真的有用嗎?
又當來討著數的人佔了大多數時,
有心保護野鳥的少數還會樂於留在這個鬼地方嗎?

做任何事都總有取捨,如果不願作取捨,而只一心想"兼得"時,這個便是"貪"。
而"貪"字最終只會變成一無所有的"貧"。

後記:
鳥攝一定要用餌誘的嗎?不用餌誘就一定拍不到好照片嗎?
用餌誘是拍鳥的必須步驟嗎?還只是純粹"想快有收穫"的必剎技?

[ Last edited by Sze at 4/03/2012 03:41 ]
Author: Hung    Time: 4/03/2012 14:33     Subject: 沒有強力證據=可以任意妄為?

大家好,我是路人戊

沒有真實論據證明放餌播聲對本地野鳥的影響甚大,難道就可以任意妄為嗎?
在大街你絕對可以大聲講粗口,既沒有方法,途人又可以當耳邊風,你會這樣做嗎?
在博物館你絕對可以食著野參觀,沒有明文規定不准飲食,又沒有人會理你你會這樣做嗎?
我相信很多人的答案是不會,因為我相信絕大部分人都懂得什麼叫做尊重,在適當的地方做適當的事情。

放餌也許對整體生態來說也許不是有很大的影響,但就代表我們就可以放餌嗎?
放了餌,拍攝目標鳥種可說是不費吹灰之力,但你有尊重過雀鳥嗎?你有尊重過大自然嗎?
何況不是只有一個人放餌,積少成多,對生態的影響實在不言而喻。
我們接受的是生態攝影————是代表著人和大自然之間的融合,而不是「花瓶攝影」————雀鳥只是你的模特兒,甚至把他當作死物看待。

放餌攝鳥,不僅是生態上的問題,更是態度上的問題。
Author: Godwin-C    Time: 4/03/2012 18:22

講到好似很嚴重  據你們所知在過往一年或二年  用餌攝雀鳥  有幾多隻呢??

[ Last edited by UCLA at 4/03/2012 18:36 ]
Author: HFCheung    Time: 4/03/2012 22:43

回應 Sze,

我想請問你有沒有看過(觀鳥及鳥類攝影守則 Code of Conduct for Birdwatching and Photograph)的內容?有沒有留意第1c項:不要企圖影響雀鳥的行為,如驚嚇、驅趕或使用誘餌。鳥會制訂會員行為守則,要求會員遵守,並向廣大市民展示觀鳥和鳥類攝影的良好行為模範。
"餵雀令雀鳥受傷"是一項明確不過的缺德行為,但作為鳥會會員對於一般為鳥攝的餵鳥行為就算不是譴責,也應提出反對,但就你以上的回應卻有默許之意,不知我有沒有誤解你的意思?

我想說如果香港觀鳥會是想成為一個有公信力的保育機構,對一些道德操守的要求只可高,卻絕不能低,否則只會高不成低不就,最後只會兩面不是人。


上次我說的指記者報導內容,我認為記者在說:『真正受到責備的只有那些"餵雀令雀鳥受傷"的缺德龍友。』
事實上記者並沒有報導鳥會對餵鳥行為的看法,如果妳問我,我覺得這一條存在十分多的灰色地帶,執行起來相當有爭議性,我認為只能作為指引,自覺執行,真正的可行尺度可能只有 170 條例,由政府執行,若要強行執行鳥會的指引,勢必引發無限爭議,永無寧日。

妳覺得我是默許,我的說法是『不鼓勵』,但反對強行執法,我同意『對一些道德操守的要求只可高,卻絕不能低...』,但只適用於勸導方面,若要嚴格執行,我估鳥會90%以上會員不合格,我就首先不合格,我試過在米埔觀鳥屋開窗時稍為快了一點,結果一大羣鳥受到驚嚇,大部份飛走,我相當後悔,如果我不去觀鳥就不會犯上『不要影響雀鳥的行為』這一條。

我反對鼓吹鳥會分裂,我認為槍口要對外,故意傷害鳥類的事故仍有很多,特別在大陸祖國,觀鳥會是不是要在這方面多做點事?

張浩輝
Author: VRII    Time: 4/03/2012 23:40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UCLA at 4/03/2012 18:22
講到好似很嚴重  據你們所知在過往一年或二年  用餌攝雀鳥  有幾多隻呢??
佢地嘅邏輯認為一隻小麟胸鷦鶥(如果真係)冇左揾食技能,等如全部小麟胸鷦鶥都一樣,所以呢个問題係多餘嘅
Author: VRII    Time: 4/03/2012 23:51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Hung at 4/03/2012 14:33
沒有強力證據=可以任意妄為?
大家好,我是路人戊

沒有真實論據證明放餌播聲對本地野鳥的影響甚大,難道就可以任意妄為嗎?
在大街你絕對可以大聲講粗口,既沒有方法,途人又可以當耳邊風,你會這樣做嗎?
在博物館你絕對可以食著野參觀,沒有明文規定不准飲食,又沒有人會理你你會這樣做嗎?
我相信很多人的答案是不會,因為我相信絕大部分人都懂得什麼叫做尊重,在適當的地方做適當的事情。

放餌也許對整體生態來說也許不是有很大的影響,但就代表我們就可以放餌嗎?
放了餌,拍攝目標鳥種可說是不費吹灰之力,但你有尊重過雀鳥嗎?你有尊重過大自然嗎?
何況不是只有一個人放餌,積少成多,對生態的影響實在不言而喻。
我們接受的是生態攝影————是代表著人和大自然之間的融合,而不是「花瓶攝影」————雀鳥只是你的模特兒,甚至把他當作死物看待。

放餌攝鳥,不僅是生態上的問題,更是態度上的問題。
路人戊兄,
點樣先叫任意妄為?引過萬鸕鶿算唔算?

[ Last edited by VRII at 5/03/2012 00:17 ]
Author: VRII    Time: 5/03/2012 00:07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ying at 4/03/2012 03:09

攰架!不過據理力爭咁解遮。
我攰架,不過我目標係比多d野其他人睇下呢堆假保育只為打擊佢地要打擊嘅人,而並非真正為保育
從以下呢幾張相竟然冇人譴責佢地嘅行為,只管繼續狙擊可見一斑,因為係自己友
http://www.hkbws.org.hk/BBS/view ... &extra=page%3D1



Author: VRII    Time: 5/03/2012 00:13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ivantse at 2/03/2012 01:06


但是我上網找到的報導卻和閤下的說法不盡相同

米埔放魚引鳥計劃失敗
【本報訊】自米埔拉姆撤爾濕地成立以來,當局不准在農田及魚塘上架網防雀保護私產,候鳥損害農作物及魚獲的投訴及紛爭從不間斷,數年前,漁護署與世界 ...
係羅,連專家都攪錯,點解d人咁肯定餵虫一定影響生態?莫非佢地比專家更專家?
打住保育旗號就乜都唔會錯?是實就唔係囉

[ Last edited by VRII at 5/03/2012 00:18 ]
Author: VRII    Time: 5/03/2012 00:23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ivantse at 3/03/2012 20:14


沒錯,米埔魚塘放魚計劃相信是經過WWF的專家們評估及細心考量之後才實行的,可惜的是達不到預期的效果,原因有很多,但是仍需有關方面繼續研究,但是失敗的原因並不是這次討論的重點,可以之從再找時間討論。但是這件事有一點 ...
我話過乜都要試下,做下實驗先知,而家WWF試左米知唔得羅
但某人話小小risk都唔可以take,咁某人重唔快d揾WWF算賬
Author: VRII    Time: 5/03/2012 00:37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cjacky at 1/03/2012 11:40
我都想發表一下. 係香港我暫未見到因食到大頭針而死既烏.

不過香港真係有人用過竹枝插蚯蚓引虎班鶇/ 針釘住D虫影橙頭鶇. 大可到其他FORUM/ FACEBOOK 看看朋友們的發現.  

有關虎班鶇事件, 於FB 上描述得比較詳細. ...
cjacky兄,
你所提的虎斑地鶇事件當日我也在場,你及你的朋友當日也在場,我不肯定在這件事發生時,閣下是否已離開,但閣下的朋友肯定仍在場
在事件發生後,我即時表明這樣做不妥當,而之後亦沒有再重覆
橙頭地鶫的事,如我在場也會制止
今年/季所見所聞,未再有人用針,相信用針的人也知嚴重性而停止了
Author: VRII    Time: 5/03/2012 00:51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HKBWS Officer at 28/02/2012 15:23
這是WWF Mai Po 在本論壇發的帖  : http://www.hkbws.org.hk/BBS/view ... &extra=page%3D2

如閣下對米埔保護區的生境管理工作有意見或懷疑,請向WWF 查詢。
點解HKBWS Officer咁快就跳左出來答人,就係都唔答下我呢?
咁我再問多次:

請確認以下呢張相並非由香港觀鳥會提供给蘋果日報記者




重有,有人質疑WWF放魚影響生態,你就叫人去揾WWF,點解唔可以討論下?
而有人話用虫影響生態,你唔叫佢直接揾放虫個d人?
唔通又係同一陣線,打擊異己,保護友好?
Author: VRII    Time: 5/03/2012 01:01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Sze at 29/02/2012 02:20
我們未親眼目睹的不代表不存在,就算現在不存在,也難保將來不會出現,除非我們很希望有同樣情況發生,否則我想不到我們不作任何防治工作的理由。
咦?好啱喎,我今日冇殺人,難保將來唔會殺人,你都係報警拉左我先把啦
Author: thinfor    Time: 5/03/2012 01:36

Quote:
重有,有人質疑WWF放魚影響生態,你就叫人去揾WWF,點解唔可以討論下?
VRII兄, 你真係想認真討論下的態度我真係睇唔到, 如果唔係駛QUOTE咁多嘢出黎單單打打?
Quote:
好啱喎,我今日冇殺人,難保將來唔會殺人,你都係報警拉左我先把啦
呢啲FILL IN THE BLANKS的LOGIC唔好玩咁多, 我認真就輸了, 但你認真也請重回正軌講問題的核心。 像以上的話, 我也可以講"我今日唔死,難保將來唔會死,你不如都係成全我殺死我先把啦".  這樣無聊的開一個MESSAGE回應又不到題, 下做三百個同類句子也可以, 打多幾個有意思的反駁還可以理性地傾下去.

fault finding找錯處何其易, 奈何又回到我之前所寫的"這種想法及往後在forum中窮追猛打也像小學生嗌交互相告發給老師一樣的不成熟". 像狗仔隊揭人瘡疤那般厭惡的行為, 就算道理在你一邊, 諸讀者會應同你的態度麼?  這有道, 但無德. 揭了瘡疤後就表示那些道理蕩然無存嗎? 這是什麼的邏輯?

返會問題的核心吧. 道理在哪一邊不是你和我去斷定的, 聲大大未必啱, 我打得字多也未必表示我的就是鐵理, 但各位讀者心裡有數. 以理服人以外, 也要以德服人. 你為啖氣的話, 我俾番啖氣你, 大自然俾多幾啖你都仲得.

不想再回應已撐到大西洋的MESSAGE, 這一個已太多, 留待反回重點才討論, 就此謝過.

[ Last edited by thinfor at 5/03/2012 01:37 ]
Author: Sze    Time: 5/03/2012 02:55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Hung at 4/03/2012 14:33
大家好,我是路人戊

沒有真實論據證明放餌播聲對本地野鳥的影響甚大,難道就可以任意妄為嗎?
在大街你絕對可以大聲講粗口,既沒有方法,途人又可以當耳邊風,你會這樣做嗎?
在博物館你絕對可以食著野參觀,沒有明文規定不准飲食,又 ...
Hung!謝謝你對鳥兒,環境及人的尊重,請堅持!共勉之。
Author: Sze    Time: 5/03/2012 03:19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HFCheung at 4/03/2012 22:43
回應 Sze,

我想請問你有沒有看過(觀鳥及鳥類攝影守則 Code of Conduct for Birdwatching and Photograph)的內容?有沒有留意第1c項:不要企圖影響雀鳥的行為,如驚嚇、驅趕或使用誘餌。鳥會制訂會員行為守則,要求會員遵守,並向廣大市民展示觀鳥和鳥類攝影的良好行為模範。
"餵雀令雀鳥受傷"是一項明確不過的缺德行為,但作為鳥會會員對於一般為鳥攝的餵鳥行為就算不是譴責,也應提出反對,但就你以上的回應卻有默許之意,不知我有沒有誤解你的意思?

我想說如果香港觀鳥會是想成為一個有公信力的保育機構,對一些道德操守的要求只可高,卻絕不能低,否則只會高不成低不就,最後只會兩面不是人。


上次我說的指記者報導內容,我認為記者在說:『真正受到責備的只有那些"餵雀令雀鳥受傷"的缺德龍友。』
事實上記者並沒有報導鳥會對餵鳥行為的看法,如果妳問我,我覺得這一條存在十分多的灰色地帶,執行起來相當有爭議性,我認為只能作為指引,自覺執行,真正的可行尺度可能只有 170 條例,由政府執行,若要強行執行鳥會的指引,勢必引發無限爭議,永無寧日。

妳覺得我是默許,我的說法是『不鼓勵』,但反對強行執法,我同意『對一些道德操守的要求只可高,卻絕不能低...』,但只適用於勸導方面,若要嚴格執行,我估鳥會90%以上會員不合格,我就首先不合格,我試過在米埔觀鳥屋開窗時稍為快了一點,結果一大羣鳥受到驚嚇,大部份飛走,我相當後悔,如果我不去觀鳥就不會犯上『不要影響雀鳥的行為』這一條。

我反對鼓吹鳥會分裂,我認為槍口要對外,故意傷害鳥類的事故仍有很多,特別在大陸祖國,觀鳥會是不是要在這方面多做點事?

張浩輝
張博士:

一)似乎你對觀鳥及鳥類攝影守則 Code of Conduct for Birdwatching and Photography的要求有點誤解了,守則內寫的是"無論是觀鳥或拍攝鳥類照片,都要以盡量不影響鳥類的正常活動為原則,避免造成干擾。"而(c)點中說的是"c. 不要企圖影響雀鳥的行為,如驚嚇、驅趕或使用誘餌",以你舉的那個例子,我想如果你是有企圖地以快開窗嚇走雀鳥,而且當你做了第一次後仍沒有悔意地繼續做下去時,你的例子是絕對成立的。
二)你估鳥會90%以上會員不合格,這似乎太低估鳥會內的會員操守了。而且執行的細節仍有微調的空間,但一日不嘗試執行(實踐),一日也不會知道應該如何調節。
三)其他人有沒有鼓吹鳥會分裂的意圖我不敢說,我則一定沒有,我只覺得有些人誤會了鳥會的宗旨,入錯會,並對鳥會有有違宗旨的要求,所以建議佢搵個岩佢要求的會加入吧!入錯會,等於同一個不適合的人拍拖一樣,勉強是沒有幸福的,他們搵個適合佢地要求既會加入,他們應該又會開心d,而鳥會亦不用做些違背宗旨的事,雙方都有好處,可樂而不為呢?
四)"故意傷害鳥類的事故仍有很多,特別在大陸祖國,觀鳥會是不是要在這方面多做點事?" >>> 是!最簡單,最需要,亦是最基本的就是以身作則,樹立良好的榜樣及訂立清晰明確的立場,不要一時係人,一時係鬼。

[ Last edited by Sze at 5/03/2012 03:45 ]
Author: Sze    Time: 5/03/2012 03:34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thinfor at 5/03/2012 01:36
呢啲FILL IN THE BLANKS的LOGIC唔好玩咁多, 我認真就輸了, 但你認真也請重回正軌講問題的核心。 像以上的話, 我也可以講"我今日唔死,難保將來唔會死,你不如都係成全我殺死我先把啦".  這樣無聊的開一個MESSAGE回應又不到題, 下做三百個同類句子也可以, 打多幾個有意思的反駁還可以理性地傾下去.
thinfor兄!近來特首租樓同坐遊艇的事,有不少人說是梁/唐特意放消息出來令到記者們轉移不再報導他們的不利消息。
我上次在討論區為鳥兒發言時,又是有人叫我不要再浪費時間在那件事上而專心去爭取保育南生圍,但我卻質疑他們為何兩件對鳥兒有利的事不可同時進行?
我覺得有些人在一些對自己形勢不利的情況下,頗喜歡用一些類似"擋箭牌"/"煙幕"的招數去轉移對方/其他人的視線/注意力,或淡化對自己不利的問題,
所以我想我們還是緊守在應要討論的事情上,其他不大關係的"擋箭牌"/"煙幕",我們就由它吧!
Author: blackdogto    Time: 5/03/2012 09:51

假如這個討論仍然是立於放蟲誘雀一事的話,我有以下意見.

先唔好講放蟲引雀呢個行為啱唔啱,討論之中有兩個問題好值得反思一下

首先,有人提出外國有人響自己花園放Bird Feeder去吸引雀,在米埔放魚,在Long Valley種稻米等等,其實的確係一個好好的例子去討論。大家請諗清楚,私人花園係屋主自己地方,米埔係WWF管理地方,LV亦係一個聯合管理的地方,所有引雀的飼料係由果個地方的「管理人」去投放,佢地自己會去控制去管理。但請問我地而家所討論的「誘蟲」行為係響咩地方進行呢?輕則是公眾地方,再來是郊野地方,重則自然保護區,更甚者可以在別人的私人地方!!我諗冇人夠膽講話以上地方成班人咁去放蟲引雀係冇問題掛?!
調返轉講,假如這群鳥友只是在自己的花園或天台放蟲,理得你放一缸麥皮蟲引雀,理得你播咩聲,理得設計個咩園景咩佈置咩Studio,只要你D蟲D聲冇影響到其他人,只要你冇干擾或傷害D雀,你想點都唔會有人話到你啦!你有心在自己花園造景又好, 用Birdfeeder又好,放魚優化自己個水池又好,你有你自由, 但而家我地討論的問題係完全兩回事啊!那些地方唔係一小齣人的私人花園,唔係設計出來俾一班人去想點就點的地方,那些地方是動植物的自然棲息地呀,有甚麼理由可以說這種毫無節制的放蟲造景行為是對那裡的動植物沒有壞影響呢?還有,再重申一次那些地方都是公眾地方,公然放蟲造景絕對會令公眾帶來負面形象,一個很壞的榜樣

第二點要說的亦不是討論放蟲行為的對與否,而是討論現今這種風氣的程度。也許有人覺得聲誘放蟲造景等等是沒有問題,的確,假如這些行為沒有濫用、自制自律、顧及動物、顧及環境,可能未致有很大問題。但很可惜的是,無論是我個人親身經歷,或是從他人的照片或描述,相信大家都肯定了這種風氣已經去到「濫」「失控」「過火」的地步
最明顯的一個現象根本就可以在報導中看到,請看看那裡有多少位攝影師?你可以想像到要應付這麼龐大的攝影師隊伍,放蟲的行為究竟做了多少次嗎?這班攝影師影了一兩張相片後,可以控制自己離開大隊嗎?結果會如何?就是一大班人期待着帶頭者「貪得無厭」地反覆放蟲。
一大群人影雀絕對沒有問題,兩三個人有節制引雀拍攝亦未必會造成太大影響。但請看現今眼前現實,這麼大群人,這麼不節制地放餌,如果這樣都說沒有問題的話,那根本是自欺欺人!
再看看現時很多的鳥友,動不動就放蟲,無論甚麼鳥種,甚麼時候,甚麼棲地,他們腦裡第一步就去放蟲,這就是「濫用」!

大家那麼熱心地去討論,就是因為誘雀這種風氣在香港已經失控了。請支持這些行為的人放下一時之氣,好好想清楚這問題的廣義層面,無論你覺得行為上是對與錯,但實際現像告訴我們這種風氣是有需要好好控制下去. 我不是說放蟲的人想傷害雀鳥,不是說他們不愛雀,但鳥攝人倍數增長,這種走火入魔的行為實在對整體都一定會有壞影響。台灣的例子就是在這種風氣之下順理成章地衍生出來的,所以斬釘截鐵地反對這類的蟲誘行為是有必要的!
Author: blackdogto    Time: 5/03/2012 10:07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VRII at 5/03/2012 00:37


cjacky兄,
你所提的虎斑地鶇事件當日我也在場,你及你的朋友當日也在場,我不肯定在這件事發生時,閣下是否已離開,但閣下的朋友肯定仍在場
在事件發生後,我即時表明這樣做不妥當,而之後亦沒有再重覆
橙頭地鶫的事,如 ...
如果如你所說,我會讚賞你所做的,但當風氣一長,未必有太多人可以像你這樣控制自己和勸服他人。而這些例子都肯定地證明了這類殺傷性的行為是的確存在著,亦是基於放蟲風氣下直接而順理成章所衍生的一個現象。
要控制這些行為的發生當然就是斬釘截鐵地停止所有餵蟲行為,這是風氣的問題,希望你明白理解。
Author: HFCheung    Time: 5/03/2012 16:37

『不過我目標係比多d野其他人睇下呢堆假保育只為打擊佢地要打擊嘅人...』,我不能鼓勵這種想法,事實上這樣做無建設性,我支持積極為鳥會或鳥類做事的方法。

張浩輝
Author: fkm    Time: 6/03/2012 02:03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blackdogto at 5/03/2012 10:07

如果如你所說,我會讚賞你所做的,但當風氣一長,未必有太多人可以像你這樣控制自己和勸服他人。而這些例子都肯定地證明了這類殺傷性的行為是的確存在著,亦是基於放蟲風氣下直接而順理成章所衍生的一個現象。
要控制這些行 ...
如果閣下的說法合理, 那麼乾脆停止所有觀鳥及鳥攝行為吧. 要知一行數十人在鳥點橫衝直撞對雀鳥的干擾也很大, 把雀鳥嚇得雞飛狗走, 也具有"殺傷性"! 相信不少"龍友"都曾試過苦候的鳥兒被觀鳥團嚇到不敢出來甚致跑掉. 人在野外出現、人在鳥點的活動、按動快門的聲音, 那一樣不是對鳥兒的干擾? 空談不要干擾的"保育者", 不要乾喊口號, 立即停止到野外吧!
Author: Hung    Time: 6/03/2012 11:06

Quote:
原帖由 fkm 於 6/3/2012 02:03 AM 發表


如果閣下的說法合理, 那麼乾脆停止所有觀鳥及鳥攝行為吧. 要知一行數十人在鳥點橫衝直撞對雀鳥的干擾也很大, 把雀鳥嚇得雞飛狗走, 也具有"殺傷性"! 相信不少"龍友"都曾試過苦候的鳥兒被觀鳥團嚇到不敢出來甚致跑掉 ...
我們吸的每一口氣也含有放射性的radon gas,釋放α particle,更會誘發肺癌,那大家不要呼吸吧。
拜託!不要把所有事情硬要推向極端化,這種邏輯謬誤只會令人生厭。

-----------------------------------------------------------------------------------------------------------------------------------------------------------

舉辦觀鳥團,或者其他的生態導賞團,的確會在某程度上影響生態,
但參加者卻能夠接觸大自然,感受大自然的奧妙,自然會加強對大自然的關注,亦是大家都希望看見的。
而且我也相信絕大部分人不會「在鳥點橫衝直撞,把雀鳥嚇得雞飛狗走」,畢竟人和禽獸的分別在於人具有羞惡之心。
而放餌就正正就是一個壞榜樣,令其他觀鳥「新丁」以為餌是沒有問題的,這對於生態才是真正的破壞。

我想,一個真正的生態攝影者,把他「苦候的鳥兒被觀鳥團嚇到不敢出來甚致跑掉」,應該是感到欣慰吧。

[ 本帖最後由 Hung 於 6/03/2012 11:11 編輯 ]
Author: fkm    Time: 6/03/2012 12:04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Hung at 6/03/2012 11:06

拜託!不要把所有事情硬要推向極端化,這種邏輯謬誤只會令人生厭。

------------------------------------------------------ ...
你講得100%正確!!! 請你向那班生態紅衛兵講吧. 謝謝!
Author: fkm    Time: 6/03/2012 12:12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Hung at 6/03/2012 11:06
我想,一個真正的生態攝影者,把他「苦候的鳥兒被觀鳥團嚇到不敢出來甚致跑掉」,應該是感到欣慰吧。
曾經有一位"生態攝影者", 被某論壇的生態紅衛兵嚇跑已經等了個多小時的鳥, 那群紅衛兵後來在論壇上把嚇跑雀鳥的責任悉數推到"龍友"身上. 那位不知算是"生態攝影者", 應該欣慰嗎?
Author: blackdogto    Time: 6/03/2012 12:40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fkm at 6/03/2012 02:03


如果閣下的說法合理, 那麼乾脆停止所有觀鳥及鳥攝行為吧. 要知一行數十人在鳥點橫衝直撞對雀鳥的干擾也很大, 把雀鳥嚇得雞飛狗走, 也具有"殺傷性"! 相信不少"龍友"都曾試過苦候的鳥兒被觀鳥團嚇到不敢出來甚致跑掉 ...
可以拿「竹枝插蚯蚓、針插麵包蟲」等行為來與觀鳥活動的殺傷性作比較?的確震驚,如果你所用的標準尺度是這樣的話,我倒很擔心。我怕又會有人拿釣魚與觀鳥作平等的比較,那真是不容忽視的價值觀問題, 倒嚇人!是否用這些極端和偏離的引證就代表可以逃避放蟲所衍生出來的責任問題呢?依你所說,即是說我們務必要杜絕輕微罪行的發生,才有資格去聲討嚴重的暴行?

不知是不是我表達能力差了,你未有理解我的意思。我所指的是「竹枝插蚯蚓、針插麵包蟲」等殺傷性行為,是由放蟲誘雀的風氣,直接而順理成章地衍生出來。相信你所說的觀鳥活動是十分間接地傷害雀鳥吧!觀鳥者如果真的嚇到雀鳥要雞飛狗走,也不見得其殺傷力之嚴重。再者,一直以來觀鳥或鳥攝守則也都是避免過份接近雀鳥以致嚇驚牠們,人人皆知,觀鳥和鳥攝同樣可以在完全沒有干擾雀鳥,人鳥和諧的情況下進行,不見得如你所說的何其殺傷呢。

當一些嚴重的問題出現了,當然要控制所有可以直接衍生該問題的行為。例如種植大麻本身並沒有問題,自家栽種人士可以視大麻為普通盆栽而已,但就是因為大麻所帶來的經濟利益可以直接衍生販賣毒品的罪行,所以理所當然要禁止所有私人種植大麻的活動啦。這不代表我們要令大麻絕種這種極端想法。

另外,我又想問你帶出「苦候的鳥兒被觀鳥團嚇到不敢出來甚致跑掉」這點是有甚麼意思呢?以我個人而言,這並未有對雀鳥帶來太大干擾或傷害,不出來或跑掉有甚麼問題,雀鳥依舊順應自然地生活著?唯一覺得有問題的人可能只是那些拍不到照片的人吧?你這句說話的重點似乎已經不經意地放在「鳥攝者拍不拍到好照片」的角度去出發。老實說,如果換著是我,我真的不覺得有甚麼問題,拍不到看不到鳥有甚麼所謂,雀鳥本身也未見得有嚴重的影響或行為上的改變。

當然,你所引用的例子也有道理,贊同你所講,人的出現當然會對雀鳥有影響,這是自然界的互動。所以觀鳥與鳥攝活動的確如你所說,是有監管的需要。而以我所見,觀鳥團的舉辦次數和參與人數都有一定的控制和管理,觀鳥活動亦未見有「濫辦」的情況出現。而觀鳥團也會堅持所有的觀鳥守則,確保參與者的操守。

而你也明白到過多的鳥攝者可能也會有影響,所以有時盡可能都不建議過分的聚集,但當遇到珍稀雀鳥而無可避免會有以上情況的話,只要鳥攝者自律,注意環境和身邊一切,其實眼見都不會有甚麼太大影響,也沒甚麼太大干擾。當然,當中有甚麼可以改善的意見也好應該要提出讓所有鳥攝者反思,不是說誰一定對誰一定錯。

難保鳥攝惡行的懷風氣再長,到最後真的如你所說,要有更進一步的觀鳥和鳥攝規管,例如設立更多保護區、限制區,極端甚至可能要監管觀鳥攝鳥行為等等。但你想去到這個地步嗎?還是我們所有人都可以更自律呢?

我想我越來越離題了,始終我最想表達的重點在POST 73,包括:
1)公眾地方問題
2)風氣問題


謝!
Author: HFCheung    Time: 6/03/2012 13:44

回到主題:『<一派胡言>缺德龍友影雀變殺雀』,內容有

1. 『亂噏當秘笈』
2. 『張先主及候博士所說皆是"可能",即係講乜都得
這是繼'飛背一定係上島影'之後又一力作,利用傳媒企圖製造輿論蒙騙一般唔識雀仔嘅人.』
3. 『...用三真七假資料去穿鑿附會,利用傳媒:用特別身份發放虛假資料予未有足夠時間搜集證據的記者,誘使其報導一段大部份虛假抹黑的報導去誤導對觀/攝鳥皆毫無認識的市民,...』

似乎很多指控均是針對我或鳥會,我已就一部份解釋過,對於記者電話訪問,我事前未收到任何通知,不知算不算『利用傳媒:用特別身份發放虛假資料...』?又或者算是傳媒利用我?至於『三真七假資料』,請詳細指出,使我有機會回應,若果我發放的資料有虛假,我要在這裏收回及道歉。

張浩輝
Author: fkm    Time: 6/03/2012 22:52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blackdogto at 6/03/2012 12:40


可以拿「竹枝插蚯蚓、針插麵包蟲」等行為來與觀鳥活動的殺傷性作比較?的確震驚,如果你所用的標準尺度是這樣的話,我倒很擔心。我怕又會有人拿釣魚與觀鳥作平等的比較,那真是不容忽視的價值觀問題, 倒嚇人!是否用這些極端 ...
「竹枝插蚯蚓、針插麵包蟲」是誰人的行為? 是我嗎? 你跟我吵有甚麼用? VR師兄都說過, 如果他見到有人作出這樣的行為, 一定會阻止! 我也經常出動找鳥拍鳥, 卻多年來從未見識過此等行為. 整天說「竹枝插蚯蚓、針插麵包蟲」, 將之歸疚"龍友". 根據你們紅衛兵的無限上鋼, 所有"龍友"都是罪人了, 你滿意了沒有?!
Author: fkm    Time: 6/03/2012 23:09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HFCheung at 6/03/2012 13:44
回到主題:『<一派胡言>缺德龍友影雀變殺雀』,內容有

1. 『亂噏當秘笈』
2. 『張先主及候博士所說皆是"可能",即係講乜都得
這是繼'飛背一定係上島影'之後又一力作,利用傳媒企圖製造輿論蒙騙一般唔識雀仔嘅人.』
3. 『. ...
張先生: 一個無可爭辯的事實是: 報紙大字標題"缺德龍友影雀變殺雀".

我很想知道, 有份拍攝的的鳥友們殺死了那只小鱗胸鷦眉了沒有? 所謂"針釘蟲仔作餌, 小鳥吞下身亡", 其實在拍攝點有沒有發生過? 甚至在香港有沒有發生過? 是事實還是傳言? 將"針釘蟲仔作餌, 小鳥吞下身亡"與近期小鱗胸鷦眉的拍攝不知有甚麼實質關係?
Author: Sze    Time: 7/03/2012 00:34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fkm at 6/03/2012 02:03
如果閣下的說法合理, 那麼乾脆停止所有觀鳥及鳥攝行為吧. 要知一行數十人在鳥點橫衝直撞對雀鳥的干擾也很大, 把雀鳥嚇得雞飛狗走, 也具有"殺傷性"! 相信不少"龍友"都曾試過苦候的鳥兒被觀鳥團嚇到不敢出來甚致跑掉. 人在野外出現、人在鳥點的活動、按動快門的聲音, 那一樣不是對鳥兒的干擾? 空談不要干擾的"保育者", 不要乾喊口號, 立即停止到野外吧!
觀鳥團/生態導賞團與誘攝的思考

事先聲明以下是我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任何團體機構的立場。

1. 觀鳥團/生態導賞團(以下同時簡稱:導賞團)、觀鳥及鳥攝任何一方也並沒有特權,如果對鳥兒或其他在場人士帶來騷擾也是不對。

2. 導賞團的領隊有責任在事前及活動進行期間時刻提醒參加者要保持安靜及保護環境,盡量減少活動對鳥兒及其他人士的影響。

3. 如果參加者拒絕遵從領隊指示,領隊應縮減該位置的參觀時間,甚至即時離開當地,而減少對鳥兒及其他人士的影響,但事前要提出最少一次口頭警告。

4. 大部分選擇參加導賞團的人士通常也是沒有相關經驗知識,所以當他們難得有機會參觀一些未曾到過的地方,又看見可能平生也未曾見過的景物時,他可能會因過度興奮而一時情緒失控高呼大叫(尤其是小朋友)或呼喚親友一同欣賞,我想這個情況是可以理解及應予以體諒,而且在大部分類似的情況下,通常只要稍作提醒,這些參加者也會表示知錯並即時收歛其不恰當的行為。反觀某部分強調自己對鳥兒行為有一定了解,對鳥點及鳥攝都熟悉的成年鳥攝人士卻在等待鳥兒出現期間大聲談論攝影器材,部分甚至講粗口,有部分又更在抽煙後隨地棄掉煙蒂,我想這些不可能是一時情緒失控的反應,而是一些可自主的行為,做與不做只視乎當事人的心態而定。另外,談論內容是否有需要一定要在當地即時傾談?傾談多久?我想是需要商榷的。

5. 大部分導賞團的舉行目的都是教育為本,希望增加學生/市民對香港自然生態的了解,從而引起他們對環境/動物保育的意識。反觀鳥攝行為除了有部分是用來製作教育材料外,其餘的通常也只是用作私下觀賞用途。

6. 我及部分鳥友不斷要求大家遵守觀鳥及鳥攝守則(http://www.hkbws.org.hk/BBS/view ... &extra=page%3D1),目的是希望可盡量減少觀鳥及鳥攝對鳥兒帶來影響的同時,亦可平衡及維持各界人士與及我們的下一代也可同享觀鳥及鳥攝樂趣的機會。反觀,fkm的意見卻是帶著一拍兩散感覺的一刀切建議,表面上看似正面而有理,但當中卻隱含其負面情緒及思想。

7. 鳥攝本身是一項中性,沒有對錯的行為。它之所以引起激烈討論,全源於部分過分迷戀它而漠視其他一切的人的心態及行為操守問題。我再次希望大家思考的是我們究竟不用蟲餌是否就不能進行鳥攝?如果不是,又既然放蟲對鳥兒及生態環境也有一些不能否定的影響時,那為什麼有些人一定要強烈爭取誘攝合理化?其意圖為何,我希望大家宜多加思考。

後記:
我絕對明白導賞團著實會為周邊的人(包括觀鳥者/非觀鳥者)帶來不少不便,但在公眾教育的需要下,我們沒辦法完全不舉辦任何導賞團。所以我自己帶團時除了再三提醒參加者需留意守則外,亦盡量也不會在觀鳥屋逗留太久,這對參加者來說雖然是不太好,不過我同時希望平衡及顧及其他使用者的利益,大家可以 "眾樂樂" 。對於其他同場的使用者,我只可在我離開時說聲:「不好意思,打攪了!」,以表示歉意,希望各位諒解,包涵及包容!


[ Last edited by Sze at 7/03/2012 02:40 ]
Author: VRII    Time: 7/03/2012 01:02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HFCheung at 6/03/2012 13:44
回到主題:『<一派胡言>缺德龍友影雀變殺雀』,內容有

1. 『亂噏當秘笈』
2. 『張先主及候博士所說皆是"可能",即係講乜都得
這是繼'飛背一定係上島影'之後又一力作,利用傳媒企圖製造輿論蒙騙一般唔識雀仔嘅人.』
3. 『...用三真七假資料去穿鑿附會,利用傳媒:用特別身份發放虛假資料予未有足夠時間搜集證據的記者,誘使其報導一段大部份虛假抹黑的報導去誤導對觀/攝鳥皆毫無認識的市民,...』

似乎很多指控均是針對我或鳥會,我已就一部份解釋過,對於記者電話訪問,我事前未收到任何通知,不知算不算『利用傳媒:用特別身份發放虛假資料...』?又或者算是傳媒利用我?至於『三真七假資料』,請詳細指出,使我有機會回應,若果我發放的資料有虛假,我要在這裏收回及道歉。

張浩輝
龍友圍拍嚇窒 塱原蛇鵰「出走」
http://www.hkbws.org.hk/BBS/view ... &extra=page%3D1

星島日報地區報燕鷗專訪
http://www.hkbws.org.hk/BBS/view ... &extra=page%3D1

張先生,
以上兩題再加今次胡亂報導,皆有共通點,
就是每次均有被訪鳥會發言人,出來澄清報章歪曲其所言所意,而其所言所意均是指責'龍友',
實在不得不令人迷思,這等接二連三都是報纸/記者錯誤引述? 咁巧合?
而蘋果記者近日特別對生態有興趣,尤其鳥類,早前有領角鴞,跟住再訪藍喉歌鴝及小鱗胸鷦鶥,
記者嘅鳥訊都好update,唔知邊度收到料,又去左白喉斑秧雞,可能好快又有新稿出台,祈待.
寄語記者,唔知幾時有蒲台發展嘅專題,呢d超大影響嘅課題更值得花時間去做.

[ Last edited by VRII at 7/03/2012 01:52 ]
Author: fkm    Time: 7/03/2012 01:38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Sze at 7/03/2012 00:34
4. 大部分選擇參加導賞團的人士通常也是沒有相關經驗知識......反觀某部分強調自己對鳥兒行為有一定了解,對鳥點及鳥攝都熟悉的成年鳥攝人士卻在等待鳥兒出現期間大聲談論攝影器材,部分甚至講粗口,有部分又更在抽煙後隨地棄掉煙蒂,我想這些不可能是一時情緒失控的反應,而是一些可自主的行為,做與不做只視乎當事人的心態而定。另外,談論內容是否有需要一定要在當地即時傾談?傾談多久?我想是需要商榷的。
我非常希望知道你憑甚麼判斷"在等待鳥兒出現期間大聲談論攝影器材,部分甚至講粗口..."的人是"強調自己對鳥兒行為有一定了解,對鳥點及鳥攝都熟悉的成年鳥攝人士"? 點解這些人不可以是"沒有相關經驗知識...可能會因過度興奮而一時情緒失控"的鳥攝新手? 又是你自己的主觀臆測當作事實, 入晒"龍友"數?

其實點解你可以咁講野? 有朋友曾經引領我去一個隱秘的鳥點等待藍翡翠, 現場起碼有十多人, 六個小時的等候期間, 我少聽到談話聲, 也沒嗅到煙味...依你看, 這些是那類人?
Author: Sze    Time: 7/03/2012 01:40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VRII at 7/03/2012 01:02

寄語記者,唔知幾時有蒲台發展嘅專題,呢d超大影響嘅課題更值得花時間去做.
需要鳥會關心的保育事宜實在太多,雖然有點吃力,但香港觀鳥會各位職員及義工也盡量盡力地令各項同樣重要的保育工作同時進行,
不會因要保育環境而忘了雀鳥保育,反之亦然,感謝你對蒲台的關心,以我所知資料正在整理中,報章報導應會不日刊出。
Author: Sze    Time: 7/03/2012 01:45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fkm at 7/03/2012 01:38
其實點解你可以咁講野? 有朋友曾經引領我去一個隱秘的鳥點等待藍翡翠, 現場起碼有十多人, 六個小時的等候期間, 我少聽到談話聲, 也沒嗅到煙味...依你看, 這些是那類人?
我一直是說某部分鳥攝人士,我沒有說是全部鳥攝人士,那有什麼問題呢?
食煙講粗口都已經事少,我幾年前甚至親眼見過有鳥攝人士在等鳥時坐在別人的墳墓上,這些又算是那類人呢?

你說的這些是好的例子,那請大家持之以恆,以身作則,並在遇到不守規則的鳥攝人士加以勸告,
那就鳥兒及其他當地的人所受的影響便可減少了,那就大家都好了。

[ Last edited by Sze at 7/03/2012 01:48 ]
Author: fkm    Time: 7/03/2012 01:46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Sze at 7/03/2012 00:34

7. 鳥攝本身是一項中性,沒有對錯的行為。它之所以引起激烈討論,全源於部分過分迷戀它而漠視其他一切的人的心態及行為操守問題。我再次希望大家思考的是我們究竟不用蟲餌是否就不能進行鳥攝?如果不是,又既然放蟲對鳥兒及生態環境也有一些不能否定的影響時,那為什麼有些人一定要強烈爭取誘攝合理化?其意圖為何,我希望大家宜多加思考。
我不同意你的看法.

鳥攝之所以引起激烈討論,全源於部分打著保育大旗的生態紅衛兵, 持續地、肆意以歪曲事實去抹黑、攻擊參與鳥攝的朋友!
Author: Sze    Time: 7/03/2012 01:53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fkm at 7/03/2012 01:46

我不同意你的看法.

鳥攝之所以引起激烈討論,全源於部分打著保育大旗的生態紅衛兵, 持續地、肆意以歪曲事實去抹黑、攻擊參與鳥攝的朋友!
如果沒有發生過這些事,何來有人報料給記者?何來台灣的鳥友在網上的資料分享?
你這樣的說法跟唐唐在僭建/感情缺失的問題上,不願真心悔改,而只是埋怨別人抹黑他,有什麼分別呢?

[ Last edited by Sze at 9/03/2012 03:02 ]
Author: fkm    Time: 7/03/2012 01:54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VRII at 7/03/2012 01:02

張先生,
以上兩題再加今次胡亂報導,皆有共通點,
就是每次均有被訪鳥會發言人,出來澄清報章歪曲其所言所意,而其所言所意均是指責'龍友',
實在不得不令人迷思,這等接二連三都是報纸/記者錯誤引述? 咁巧合?
VR師兄:

巧合不巧合, 呼之欲出了吧? 還要問?

有人放蟲他們大大聲聲討, 有人擲石功擊棕腹大仙鶲, 又唔見有記者收料去做報導? 話你班"龍友"生安白造"添呀!!!


Author: VRII    Time: 7/03/2012 01:56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Sze at 7/03/2012 01:40


需要鳥會關心的保育事宜實在太多,雖然有點吃力,但香港觀鳥會各位職員及義工也盡量盡力地令各項同樣重要的保育工作同時進行,
不會因要保育環境而忘了雀鳥保育,反之亦然,感謝你對蒲台的關心,以我所知資料正在整理中,報章報 ...
原來報纸做緊乜你都知嘅.............
Author: Sze    Time: 7/03/2012 01:57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fkm at 7/03/2012 01:54


VR師兄:

巧合不巧合, 呼之欲出了吧? 還要問?

有人放蟲他們大大聲聲討, 有人擲石功擊棕腹大仙鶲, 又唔見有記者收料去做報導? 話你班"龍友"生安白造"添呀!!!

...
如你不想給人覺得生安白造的話,你大可也照樣拍照,然後向AFCD報告及向記者報料。
Author: Sze    Time: 7/03/2012 01:59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VRII at 7/03/2012 01:56


原來報纸做緊乜你都知嘅.............
我不是說報紙在資料整理中,我指的是鳥會的職員在整理資料中。
職員未預備好資料又如何做記者會呢?
Author: fkm    Time: 7/03/2012 02:06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Sze at 7/03/2012 01:53



如果沒有發生過這些事,何來有人報料給記者?
哦, 原來 "龍友" 令到"小鱗胸鷦眉好快變家禽"是事實, "將蟲仔用針釘樹上"誘拍小鱗胸鷦眉是事實, 拍燕鷗飛背一定要登上燕鷗島是事實, "龍友"圍拍蛇鵰令到蛇鵰離開塱原是事實...

得, 以後你講晒得喇.
Author: HFCheung    Time: 7/03/2012 15:54


張先生: 一個無可爭辯的事實是: 報紙大字標題"缺德龍友影雀變殺雀".

我很想知道, 有份拍攝的的鳥友們殺死了那只小鱗胸鷦眉了沒有? 所謂"針釘蟲仔作餌, 小鳥吞下身亡", 其實在拍攝點有沒有發生過? 甚至在香港有沒有發生過? 是事實還是傳言? 將"針釘蟲仔作餌, 小鳥吞下身亡"與近期小鱗胸鷦眉的拍攝不知有甚麼實質關係?


各位鳥友注要,我目前仍然是觀鳥會的認可發言人,記者報導內來自觀鳥會的言論只有:

香港觀鳥會前主席張浩輝則指「龍友餵嗰啲通常都係遷徙鳥,未聽過啲雀會食到唔捨得走。但始終啲雀自己搵食,家有人負責埋佢哋食物,有可能會改變佢哋習性」。
張浩輝表示,過往聽過有龍友將蟲仔用針釘樹上,結果雀鳥連針帶蟲吞下亡。張浩輝解釋,龍友很多時希望在光線足夠、構圖美觀的構圖下拍攝而引雀。


有充足証據就可以肯定,既然說有可能發生,當然也有可能不會發生,不能肯定,這樣說是否『..講乜都得..』?聽到的事就說聽到,當然不可以說肯定,這點我也對記者說了,受訪者要對自已的發言付責,但受訪者沒法操控記者,只能向記者表達意見,記者要用那一角度報導,是記者的決定,記者有記者的責任,報導內有很多其它資料,不是觀鳥會正式發言,不能怪到我或觀鳥會頭上,在這裏我也不想評論其它的報導或事件。

我再問一次,就今次報導而言,我代表觀鳥會的發言究竟有沒有『...用三真七假資料去穿鑿附會,利用傳媒:用特別身份發放虛假資料予未有足夠時間搜集證據的記者,誘使其報導一段大部份虛假抹黑的報導去誤導對觀/攝鳥皆毫無認識的市民...』,請詳細指出,使我有機會回應,若果我發放的資料有虛假,我要在這裏收回及道歉。

觀鳥會作為一個團體,言行要公正小心,但我相信很難要求全部會員遵守,會員發言不能代表鳥會,這也是常識,有誤會、有爭吵是十分常有的事,怎樣鼓勵理性、高水平討論才是重點。

張浩輝
Author: thinfor    Time: 7/03/2012 20:03

之前也有一點被採訪的經驗,就是發覺儘管記者沒有歪曲事實,照事報道,角度和被訪者很多時都不同,而且報道公開前大多不會給被訪者過目。被訪者只可期望報道的核心思想和自己的沒有太大的差異。
Author: HFCheung    Time: 9/03/2012 19:00

似乎沒有人要求我再次解釋,事件可以了結,若沒有有關的事,這是我在這裏的最後發言。
這次事件說明,很多時小事可以引發大誤會,令大家不高興,我向大家致歉!
我今次沒犯大錯,下次就可能有,若果如此,請大家高抬貴手,多有包涵。
對鳥會也一樣,不可能每次都做到最好,大家客客氣氣的提意見,就是對鳥會的幫忙及鼓勵。
鳥會強大,鳥兒受到良好保護,大家心情愉快。

張浩輝
Author: ying    Time: 9/03/2012 23:45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Sze at 5/03/2012 03:34


thinfor兄!近來特首租樓同坐遊艇的事,有不少人說是梁/唐特意放消息出來令到記者們轉移不再報導他們的不利消息。
我上次在討論區為鳥兒發言時,又是有人叫我不要再浪費時間在那件事上而專心去爭取保育南生圍,但我卻質疑他 ...
講近自己?
Author: ying    Time: 9/03/2012 23:56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blackdogto at 5/03/2012 09:51
假如這個討論仍然是立於放蟲誘雀一事的話,我有以下意見.

先唔好講放蟲引雀呢個行為啱唔啱,討論之中有兩個問題好值得反思一下

首先,有人提出外國有人響自己花園放Bird Feeder去吸引雀,在米埔放魚,在Long Valley種稻米等 ...
哦,你係想話海洋公園喺自己地方,所以對動物做乜都唔關你地事喇!簡單啲講得喇,我哋明架。




Welcome to HKBWS Forum 香港觀鳥會討論區 (http://www.hkbws.org.hk/BBS/) Powered by Discuz! 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