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read
Print

明報專訪:燕燕達人劉耀均、羅秀雯 數算燕巢十五載

明報專訪:燕燕達人劉耀均、羅秀雯 數算燕巢十五載

原文來源:明報專訪:燕燕達人劉耀均、羅秀雯 數算燕巢十五載 長洲人燕可共存
文章日期:2019年05月19日

【明報專訊】記者曾在長洲住過一年,從村屋走到碼頭的一段大街,每到春天便會多了一班「同行者」。

牠們穿插在人群之間,高速低飛,你還來不及反應,牠們已巧妙避開,眾人只能目送黑影遠去。

「同行者」就是家燕。後來,抬頭就會發現,內街每隔幾個舖位,商店和村屋屋簷下都掛有藍、黃、綠色膠筲箕,

原來是好心人為雛燕準備的人工燕巢,人燕似乎樂也融融。

不過,後來街角卻貼出了一個寫着「不要拆掉燕子家」的藍色告示,原來有街坊拆毁燕巢,可憐燕子,連續數晚撞牆,欲在原處築巢。原來,剷除燕巢的情况不時發生。

長洲有一對劉氏夫婦,丈夫劉耀均(Lawrance)和妻子羅秀雯(Lawman),十五年來沒間斷地數算燕子鳥巢,他們發現,今年長洲燕巢數量下跌,而每巢的雛燕數量亦告減少,估計或是受去年滅蚊行動影響燕子覓食,燕子的生存空間堪憂。

長洲燕巢數量下跌

「初初見牠(燕子)飛來飛去,後來想,咦,這一隻會不會是去年那隻呢?咦,好像有很多隻,到底總共有多少隻呢?因為好奇心,就開始了數燕巢。」Lawrance和Lawman二十多年前搬入長洲,猶記得當二○○三年,觀鳥會發起全港「燕子普查」,以調查香港家燕和小白腰雨燕的燕巢數量及使用狀况,二人即決定參與,幫忙數算長洲島內的燕巢。他們每年三月開始觀察燕子數量,直至七月尾,特別留意打風落雨過後有沒有燕巢掉下。他們曾見過燕子誤用魚絲或塑膠線築巢,雛燕慘被卡住腳丫倒吊,他們花了二十分鐘才能替雛燕解困。

長洲的燕子有沒有像居民數目般增多呢?「不是的,有升有跌。」Lawrance舉引最近四年的數據,顯示每年有燕子使用的燕巢數量大約維持在九十個左右,不過今年截至四月底的數量則比去年減少了十四個,只有八十一個。「我們覺得很奇怪,明明每年一隻燕子媽媽一巢可以生四五隻雛燕,道理上牠們明年回來再繁殖,燕巢數量至少會雙倍,為何每年大概都只是得八、九十個?」他們相信,有些燕子可能去了別處繁殖,更多是在遷徙時死亡。Lawman引述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研究指出,家燕平均壽命只有3.9年。

回到夫婦二人的初衷,到底今年的燕子媽媽是否去年巢中出世的雛燕?Lawrance說至今亦無從得知,據他了解,觀鳥會曾考慮在家燕腳丫套上腳環,但最終因擔心影響飛行而打消念頭。不過,有時還是可以從一些蛛絲馬迹中推論,例如即使今年這個燕巢被剷走或吹倒,有些燕子仍會堅持飛回相同位置建巢孵蛋,似乎可以推想牠們就是去年的同一群燕子。

春夏飛港繁殖 秋季前南下過冬

家燕長長的交叉尾巴是其標誌,大家在香港舊區不時可見到牠們的蹤影,但其實只有小部分是全年可見的本地留鳥,大部分在香港見到的家燕都是夏候鳥或過境遷徙鳥,主要在三至七月從南方飛到香港等較北的地方繁殖,秋季前會飛回東南亞等地方過冬。

「我們每到三月初就開始留意今年有幾多燕子飛返長洲,今年最高峰那晚,我們數到有八十幾隻燕子!」Lawrance解釋,由於觀鳥會每年五月開始進行「燕子普查」,但大多是日間進行,對燕子夜晚休息的狀况觀察不多,可晚上的長洲半空可謂非常熱鬧,不時見到電線、欄杆上有成串數十隻燕子在睡覺。「我們反正住在長洲,夜晚就會『頭岳岳』看看電線上有無燕子。」

羽翼長成 燕父母趕子女離巢

剛過去的冬天很短暫,燕子不用避寒,提早飛來香港繁衍。「以前多數是四月孵蛋,五月頭BB已經識飛。母燕會再交配,有機會在五月尾再生蛋,每年八月左右就會離開香港。今年如此早來香港,有機會生到三批BB。」Lawrance說雛燕要由父母餵食兩至三星期,直至大小和外觀跟父母相若,羽毛長成後便會學飛,會飛後父母會趕走牠,不讓牠歸巢,要牠獨立生活。

建巢法則 愛乾淨 講究選址材料

訪問當天剛下了一場大雨,微涼,很多剛學飛的雛燕都歸巢取暖。在玩具店屋簷中央有兩隻雛燕張開黃嘴索食,胖胖圓圓極為趣致,體型約手掌般大。Lawman說其實牠們不胖,只是天氣寒冷,牠們才鬆開羽毛保暖。

店主說今年是燕子第二年在此築巢,第一年懷疑因為屋簷下的鐵通太幼,燕子花了很多時間銜泥與樹枝築巢都無法固定,但牠們屢敗屢試,今年終於成功花一星期完成燕巢。「啱啱去完旅行,回來就見到有雛燕。」店主見狀就在燕巢底放一塊紙皮,墊着牠們的糞便,每日清理,「睇住牠出世,睇住牠有毛有翼,學識飛,覺得很有生氣」。

街燈附近築巢 方便覓食孵化

Lawrance指指店舖對面的街燈說,燕子喜歡在街燈附近築巢,因為下雨時有大量飛蟻、蚊蟲在燈前出沒,節省覓食的工夫。「我見過燕子媽媽餵BB,好大隻的飛蟻,連蜻蜓都『質』落去,BB夾硬吞下去,一隻大BB可以吃一百幾十隻蚊。」Lawrance笑道:「牠們亦貪街燈夠熱,孵蛋不用孵得咁辛苦。」

至於挑選騎樓底、屋簷底建巢,是因為燕子是以口銜濕泥,混和幼草和口水黏附在簷下,因此要找尋不會落雨滲水的地方,否則濕泥就會融化四散。Lawman懷疑政府近年更關注街道清潔,令附近濕泥大減,因此近年新造燕巢愈來愈多「流蘇」,燕子用多了木麻黃等幼草築巢,「就像鋼筋可以令燕巢更結實」。

牠們每年均會視察附近有沒有後備地方可以築巢,以防明年燕巢有細菌或有問題可以棄巢,另覓地方。「牠們很喜歡乾淨,否則會導致BB抵抗力不足、削弱飛行能力,無法應付遙遠的遷徙路程,引致死亡。」

燕巢落地 街坊妙招幫忙

燕子念舊,有些燕巢可以用足數年。金花餐廳老闆喜上眉梢說,燕子已是第四年在門外築巢,每年加高一層,現在燕巢高達十厘米。「最多那年一巢生了五隻BB,我們叫牠們五小福,五福臨門呀!」今年一巢生四兒,每次媽媽餵食,雛燕就孜孜啁啾。

或許你會驚訝,何以燕子可反地心吸力懸空建巢?其實牠們多數會找一塊承托物幫忙,不過燕巢仍然難免被大風吹倒、跌落。因此,長洲的街坊好像有共識,一見到燕巢落地,就買來半圓膠筲箕,盛載燕巢,放回原位。「有些燕子媽媽不驚的,很勇敢,就算是隔着膠筲箕都照養餵大雛燕。」不過,亦有一些燕子媽媽不領情,情願在人工燕巢旁邊自行築巢。

這陣子,地上偶爾也會發現雛燕,或生或死。「燕子BB死是很常見的,其實牠們一巢五隻六隻,有些BB可能被阿哥撐開、跌死。」訪問當天,我們便在騎樓底發現一隻死去的雛燕,Lawman長嘆一聲,拿出膠袋將牠包裹。「體積細的BB一旦死亡,媽媽會用嘴銜起然後丟到海中,但體積太大的,牠們會選擇留在巢中,明年用濕泥覆蓋,再在上面孵蛋。」

「不用愛牠,但不要傷害牠」

縱然長洲有很多街坊愛惜燕子,但亦有人不喜歡燕子,或基於對禽流感的憂慮、或擔心燕子弄污地方,因而發生過多次剷除燕巢事件。在長洲街市外,漁護署貼出告示警告,根據香港法例第170章野生動物保護條例,禁止故意干擾野生雀鳥的巢或蛋,一經定罪最高罰款十萬元及監禁一年。「這裏發生過慘案,三個巢曾經在一夜間被人剷掉。」Lawman心痛道,有些巢甚至是有雛燕的,牠們會因此跌死或餓死。

而上文提及去年春天的藍色告示,是源於二○一六年六月,有人剷掉燕巢,翌年街坊想阻止燕子在原地築巢,以防再被剷掉燕巢,令雛燕無家可歸,故貼上反光紙恫嚇警告牠們,可惜燕子連續數晚撞牆,因此街坊聯署,希望剷巢人包容燕子在春天築巢繁殖。「士多老闆好有心,擔心燕巢沒有足夠承托,在下面加了黃色膠筲箕,翌年又加了膠板和白色鐵架加固。」士多老闆笑說:「我當啲燕子是孫。」

Lawrance說,年長一輩習慣了和大自然共存,視燕子為鄰里,年輕一輩則擔心衛生問題。「其實長洲很多燕子巢,從來無爆發禽流感。我們很想政府可在教育方面做好點,教人善待燕子,你不用愛牠,但至少不要傷害牠。」他說人們一見到雀屎就聯想到禽流感,希望政府可以好好界定雀鳥和禽流感之間的關係,見到雀鳥屍體不代表一定有禽流感,好多雀鳥或是自然死亡如老死,「這個世界不是只有人,如何找到一個平衡點,令我們的生活環境中有其他生物存在」。

吃蚊蟲 是益鳥

去年長洲爆發登革熱,進行大型滅蚊行動,Lawman就發現今年一巢五六隻雛燕的機率少了,大多數一巢只有兩三隻,未知會否因為滅蚊行動令燕子食糧減少。「不知道滅蚊行動會不會危害燕子生存,我們見過很大隻的雛燕突然間無咗,不知道是不是食錯東西而中毒,我們沒有確實數據,只可靠觀察推斷。」

「其實燕子對人類是有益的,因為是一個食物鏈。我們經常滅蚊,要做清潔工作,其實燕子都是做相同的工作,幫我們滅蚊。」Lawman慨嘆,人們只聚焦在燕子會弄髒地方,而看不到燕子的益處。

「今年算好彩了」,Lawman送記者回程時說,燕子差不多全數離開才太平清醮,「因為太平清醮對燕子BB影響很大,一來噪音大,二來曾有人用閃光燈影燕子,嚇到媽媽棄巢。到秋季我們一看,發現有兩隻雛燕在巢中餓死」。所以,他們數燕巢數得低調,盡量不曝光燕巢的地點,期望牠們健康平安地成長。

文 // 彭麗芳

圖 // 李紹昌

編輯 // 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香港觀鳥會燕子研究組
Swift and Swallow Research Group of Hong Kong Bird Watching Society

TOP

FEHD Mosquito Spraying not just on Cheung Chau

I'm sure if asked Martin Williams would provide a few words on the impact of FEHD's all-out mosquito fogging campaign on Cheung Chau, but the program isn't limited to Cheung Chau. I've watched a significant portion of my patch here on Peng Chau be poisoned by the indiscriminate fogging of pesticide in land zoned Green Belt.

I've noticed common species of insect eating birds, like ETSparrows and Crested Myna, being pushed to the far points of the island in search of insects where I'd never seen them. This puts them in direct competition with birds like the Black Drongos that come here in numbers to breed over the summer and use the more forested area, when the Sparrows and Myna should be down in the urban area or on the beach. In addition to the dislocation of birds, the numbers of other common birds are down significantly, like White-eyes. And beyond the birds the spraying has damaged the populations of insects and small vertebrates, especially the mosquito eaters, which has resulted in the Bounce Back of mosquitoes in the sprayed areas, which causes FEHD to spray more insecticide without any attempts to clean up all of the stagnant water buckets along the hill.

Incompetence resulting in ecological damage without any long-term movement on eliminating mosquitoes.

TOP

Th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