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read
Print

香港鳥類中文名稱討論

香港鳥類中文名稱討論

香港鳥類中文名稱討論會於昨天舉行,共有四人出席,以下是一些會上共識:

HK at present        Proposed change
白嘴潛鳥        黄嘴潛鳥
鸕鷀        普通鸬鹚
綠背鸕鷀        暗綠背鸕鷀
小軍艦鳥        黑腹軍艦鳥
Green-winged Teal        美洲綠翅鴨
Indian Spotbill        印缅斑嘴鸭
Chinese Spotbill        中華斑嘴鴨
斑頭秋沙鴨        白秋沙鸭
鷓鴣        中華鷓鴣
藍胸秧雞        灰胸秧鸡
Eastern Water Rail        普通秧雞
Western Water Rail        西方秧雞
白骨頂        骨頂雞
金鴴        太平洋金斑鴴
灰鴴        灰斑鴴
長嘴劍鴴        長嘴鴴
紅胸鴴        東方鴴
紅腰杓鷸        大杓鹬
灰尾鷸        灰尾漂鹬
長嘴半蹼鷸        長嘴鷸
休氏銀鷗        灰氏銀鷗
黃腳銀鷗        蒙古銀鷗
西伯利亚银鸥        织女銀鷗
鷹鵑        大鷹鵑
Hodgson’s Hawk Cuckoo        霍氏鹰鹃
Northern Hawk Cuckoo        北方鷹鵑
Horsfield's Cuckoo        霍氏[中]杜鵑
樓燕        普通雨燕
藍翅八色鶇        仙八色鶇
紫藍翅八色鶇        藍翅八色鶇
短趾百靈        大短趾百靈
Pale Martin        淡色沙燕
Northern House Martin        白腹毛脚燕
田鷚        理氏鷚
布萊氏鷚        布氏鷚
Naumann’s Thrush        紅尾鶇
Red-throated Thrush        赤頸鶇
Baikal Bush Warbler        北短翅鶯
Syke's Warbler        赛氏篱鶯
黃腹山鷦鶯        黃腹鷦鶯
純色山鷦鶯        純色鷦鶯
栗頭縫葉鶯        金頭縫葉鶯
Chiffchaff        嘰喳柳莺
Chinese Leaf Warbler Phylloscopus yunnanensis        雲南柳鶯
灰腳柳鶯        淡腳柳鶯
Goodson’s Leaf Warbler        古氏[冠紋]柳鶯
白眉鶲        白眉姬鶲
黃眉鶲        黃眉姬鶲
Red-breasted Flycatcher        紅胸姬鶲
白腹鶲        白腹[姬]鶲
壽帶鳥        壽帶
紫壽帶鳥        紫壽帶
攀雀        中華攀雀
硫黃鵐        硫磺鵐
朱雀        普通朱雀
麻雀        樹麻雀
黃胸織鳥        黃胸織布鳥

實在有很多因素要考慮,也有很多鳥名要繼續修定,例如剛剛知道台灣的大杓鷸是 Eurasian Curlew, 這樣看來紅腰杓鷸的名字較好,又藍翅八色鶇有混亂,用馬來八色鶇這名字可免混亂,建議再考慮。

張浩輝

TOP

能夠与主席、王澤祥先生此等高手一起開會切磋討論,獲益良多。再獲明日之暉借我鳥書回家細閱,更感欣喜。

請問下次開会時間?一定再度參与。

TOP

重定鳥類中文名稱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須要長時間討論。可惜我星期六未能出席討論,沒有提出意見。
但我想在這裏提出一些邏輯性問題,希望大家可以思考一下,以助重新編訂中文名稱。
1.首先,現時的鳥類名錄,是出自哪一本書/名錄的呢?是"Avifauna" ,華南鳥類,還是新近大陸出的名錄呢?
2.如果我們一直跟開某一本名錄,那麼我們為要作出修改呢?
3.而提議修改的鳥名又是根據那些標準呢?
4.張主席提出一些鳥名的修改,那麼那些沒有提議修改的應該跟那一個名錄呢?
5.如果鳥類名稱的編訂由研討會中的討論來決定,那麼是不是須要定期開研討會及選出委員會呢?

個人認為中文名稱的編訂是涉及很多技術性的問題,除非有充足理由,否則應完全跟從某一本較有權威性的名錄。
雖然某些名看來有點怪,但我們不應單看某一兩個品種而更改,而應顧及整個名錄的遍及性及完整性,否則我們很難會達到共適,訂出一個通用的名錄。
現時我正在譯翻05-06年的觀鳥年報,中文名應跟那本名錄呢?我想信再多討論兩三回都未必會得到答案。

Gary

TOP

1.鳥會目前的中文名錄有點隨意,中國方面有鄭光美、何芬其、劉揚等人的名錄,只因中國鳥類協會沒有定期更新中文鳥名,實為中國鳥界一大遺憾,目前的情況是沒有一套有權威、完全適合的中文鳥名,所以香港只好自己以舊有的名字為本,訂立一套可以在香港完整使用的。
3.在會上談過一些標準,但我認為沒有絕對的準則,好在實際使用時大家都可以隨機應變,不難找到合適的中文名稱。
5.上周有出席的會員就是未來這個中文名稱委員會的目標成員,但也歡迎再有會員加入。

大家可覺得有需要在短期內再開會嗎?

張浩輝

TOP

抱歉因工作關係,未能出席上周六的香港鳥類中文名稱討論會。由於這個討論會是公開邀請會員參加,因此亦引起我的興趣。請問:
1. 整個的決定過程(Process)是如何?  譬如全權在這個討論會中決定?  抑或討論會只屬諮詢性質,最後要由現有的某個委員會決定或全體會員投票決定? 又抑或過程要在討論會中決定?
2. 目標在甚麼時間(Target Date)作出決定,起碼初步有決定?

同意Gary所講,過程當中應先釐訂命名準則(Guiding Principles),因為無規矩,不能成方圓;無準則,不能說這個名稱比那個名稱好。這個命名準則最好是跟英文名稱的命名準則相若,並且可以一直沿用下去。要釐訂命名準則,可先問為何想到要修訂中文名稱。我相信經過上星期的討論會,應該已有些準則,可否分享一下?

我是完全信任及支持鳥會作出的決定。

TOP

有幸出席了上周的鳥類中文名稱討論會,令我對Gary 及 Samuel的宝貴意見產生了一些想法。

這個鳥類中文名稱委員會的產生,可否參考現存的鳥類研究小組的成立過程?Gary 是近期成立的白腹海鵰研究小組的創始人之一,定可給与寶貴意見。

據我所知,現時鳥類研究小組的成立目標、方針、研究方法皆由小組成員自行釐定,運作暢順及有效。

基於上周開會時之觀察結果﹔這個鳥類中文名稱委員會主席一職,必須由一位對鳥類名字中外發展史、鳥類研究有相當認識的人擔任,由於想到將來可能產生之種種政治考慮,此人最理想是為中國內地鳥類專家所認識,並具備一定程度的國際視野。

委員方面,如果得到好像Gary 一樣,曾積極參与觀鳥年報翻譯及觀鳥班教學工作的老師參与,必能增加這個鳥類中文名稱委員會的認受性。小妹曾受教於Gary的觀鳥班門下,對其亦莊亦諧的專業教學態度甚為欣賞,想到將來有機會与Gary共事,亦覺欣喜。

[ Last edited by mchristine at 16/06/2010 13:42 ]

TOP

Gary 及 Samual 都提到要搞清楚命名準則,其實我不大喜歡把‘準則’寫得太死,‘命名’本身就不是一門科學,那有一套死規則,有的是幾個要考慮的因素,例如:
1.與大中華接軌,
2.注意中、英及拉丁名的相容性,
3.減少舊名改新名所引起的混亂,
4.名字最好有一定系統,同一個屬最好有相近的名,例如姬鶲屬 Ficedula 的鳥都叫姬鶲,
5.減少名稱有誤導的名字,例如本地黃腳銀鷗的腳絕不黃色,那中文名稱就不要這樣叫,

以上各條互有衝突,不可全部共同執行,至於何者為先,我覺得要靈活處理。
實際用起來那不太困難,但人多總有不同取向,所以希望有個不多於十人的委員會決定,由鳥會發佈執行。
上次的討論己有成果,我會聽聽其他意見,希望本月底前決定。

補充一下為甚麼要修改中文名字,主要是因為香港鳥友的努力,香港不斷有新種,另外也因為鳥類學家的新研究成果,以往的一種分成三、四種,所以需要很多新的中文名稱,可惜中國鳥類協會沒有快速跟進,變成沒有權威中文名錄可用。

張浩輝

[ Last edited by HFCheung at 16/06/2010 19:02 ]

TOP

Quote:
Original posted by HFCheung at 16/06/2010 18:44
Gary 及 Samual 都提到要搞清楚命名準則,其實我不大喜歡把‘準則’寫得太死,‘命名’本身就不是一門科學,那有一套死規則,有的是幾個要考慮的因素,例如:
1.與大中華接軌,
2.注意中、英及拉丁名的相容性,
3.減少舊名改新名所引 ...
無錯 , 命名準則不能默守成規 , 反而要靈活變通
我現就會上討論過的名字作一些例子

) 藍胸秧雞改作灰胸秧鸡 , 因此鳥種胸部較為灰藍, 若用藍色一字會令觀鳥者混肴

) 阿穆爾隼 (红脚隼) 現只保能阿穆爾隼 , 因红脚隼[Red-footed Falcon]和阿穆爾隼[Amur falcon]屬兩種不同鳥種 , 在港只曾出現阿穆爾隼[Amur falcon]

) 太平洋金斑鴴保留名字 , 雖和中國的名錄不同( 鄭光美稱金鴴 ; 劉揚稱金斑鴴 ) , 但太平洋金斑鴴一名能增加和英文名的相容性 [ Pacific Golden Plover ]

在會上亦曾討論一些新創的中文名字,如Western Water Rail 西方秧雞 , 可說是本次會議創的先河, 更有望讓編輯未來中國名錄的學者參考
至於研討小組的成立,我認為仍是言之尚早 , 倒不如再開一小會議, 針對小問題作討論或補充
而第一次會議只有四人, 略為少, 當中Christine 和我更是學習中的學生 , 期待更多經驗豐富的鳥友參加

另外 , 我亦認為馬來八色鶇是更適合的名字 , 減少新入門觀鳥者混肴
They got more birds but we got more everything.

TOP

Thread